仰望神的祝福

  -一次同工聚會談話的記錄-

  最近我一直感覺一件事,就是所有的工作,都是靠著神的祝福。許多時候,我們有忠心;但你儘管忠心,還是沒有祝福,沒有果子。許多時候,我們慇勤;但你儘管慇勤,還是沒有祝福,沒有果子。許多時候,我們用信,真是信神能作,我們也禱告神作。但是,神不祝福的時候,還是空的。我們事奉神的人,遲早要被帶到一個地步,要仰望神的祝福。若沒有神的祝福,就是忠心,就是慇勤,就是相信,就是禱告,都沒有用處。若有神的祝福,好像錯了,還是有結果。好像盼望都沒有了,還是有結果。所以,所有的問題,都是在乎神的祝福。

  壹

  關乎祝福的事,我想起變餅的事。(可六35~44,八1~9。)問題是不在乎我們手裡有多少餅,乃在乎主在上面有沒有祝福。我們的餅再多些,總歸不夠供給四千人、五千人吃。我們的餅就是比五個多十倍、多百倍,也不夠四千人、五千人吃。問題並不在乎我們有多少。我們遲早要被帶到一個地步,要看見不是我們的倉庫裡能拿出多少東西,不是我們有多少恩賜,不是我們有多大能力。總有一天,我們要對主說,『主,都是在乎你的祝福。我們把餅帶到你面前,是一兩塊也好,是一百塊也好,主,都是在乎你的祝福。』這是一個基本的問題。到底主給我們多少祝福。餅多少沒有多大用處。能養活人的是主的祝福。

  我心裡有一個難受的點,就是我們到底寶貝不寶貝神的祝福?這個乃是工作基本的問題。今天,我們的餅,也許還沒有五個,還沒有七個;但是我們的需要,比三千、五千還要多。恐怕我們的倉庫裡所有的,比使徒的時候更少;而我們的需要,比使徒的時候更大。我們自己的倉庫,我們自己的源頭,我們自己的能力,我們自己的勞碌,我們自己的忠心,有一天要告訴我們,都沒有用處。弟兄們,我們的前面乃是非常之大的失望,要給我們看見沒有一樣是我們能作的。

  我們要注意,在福音書裡,主為什麼有兩個變餅的神跡,而這兩個神跡的性質、行為,也差不多?恐怕是因這個功課不容易學。為什麼有一個給五千人吃的變餅,又有一個給四千人吃的變餅?同樣性質的神跡,竟然在福音書裡有兩次的重複,這是應該學而不容易學的。因為許多人還不是仰望神的祝福,還是仰望自己手裡的那幾個餅!我們手裡的餅,是非常之少,我們卻是在那裡打算;可是你越在那裡打算,工作越是何等不容易作,有時簡直是沒有法子作。但是我心裡有一點安慰,就是一百年前,有一個弟兄說,『神要行一個小神跡,就把我們擺在艱難的情形中;神要行一個大神跡,就把我們擺在一個不可能的情形中。』我們的情形,又艱苦,又像不可能。許多時候,的確是艱難,我們也像那個小孩只有幾塊餅,只有仰望神跡,而這一個神跡是主自己拿起來祝福了。

  弟兄姊妹們,神跡是主的祝福產生的。主有祝福,餅就變了。主有祝福,餅就增加。主有祝福,就在看不見的時候,沒有把握的時候,不可能的時候,餅加增了。這個神跡就是根據於主的祝福。有祝福,供給四千人也能,供給五千人也能。沒有祝福,不只二十兩銀子的餅,不夠應付這許多人,就是五十兩銀子的餅,也不夠應付這許多人。主當時訓練門徒,就是要把他們帶到一個地步-仰望神的祝福。

  許多時候,我們不夠,也不行。以外面的環境來說,又艱難、又不可能。你們的眼睛如果看這種情形,的確沒有法子來應付。但是,主一次兩次都把我們帶過去。這一次兩次的帶過去,就是主的祝福。我們有祝福,什麼都行,什麼都不難。沒有主的祝福,什麼都不行,什麼都難。主要把我們空前的帶到認識主的祝福是站在第一位。主把我們帶到這一個地步來,主在工作中就有路。主如果不把我們帶到這一個地步,我們也要說,就是二十兩銀子的餅,都不夠應付。今天的難處,憑著我們自己,我們不能應付。你我所有的錢都不夠,你我所有的人都不夠。但是,主有辦法。在神的工作中,有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祝福,其餘的都不是。

  貳

  弟兄們,如果神把我們帶到一個地步,認識在神的工作中,什麼事情都是在乎神的祝福,我們在神的工作中,就要有一個基本的改變。你就不會想到人有多少,銀子有多少,餅有多少。你要說,我所不夠的,祝福都夠。我所不能應付的,祝福都能應付。我雖趕不上需要的尺寸,我雖趕不上需要的度量;但是,祝福超過了我所趕不上的尺寸,超過了我所趕不上的度量。當我們看見這個的時候,工作就有基本的改變。我們就要在每一件事情上尋求祝福過於任何的事情。手腕用不著,顧忌用不著,人的智慧用不著,委婉的言語用不著,我們在神的工作中,就會信靠神的祝福,就會仰望神的祝福。許多時候,就是我們不仔細,就是工作給我們作壞了,也不成問題。如果主給我們一點祝福,就任何的事情都能過去。

  我們的確盼望我們在工作上沒有錯處,沒有隨便的話語,沒有隨便的舉動;但是,如果有神的祝福,有的時候,好像我們就是要錯也錯不了。有的時候,事情好像作錯了,好像非常之嚴重;但是,有神的祝福,結果也沒有錯到那裡去。所以有一次我和常受弟兄說,有神的祝福的時候,對的是對的,錯的也是對的;誰也沒有法子來破壞它。

  參

  今天基本的問題,就是要學習不在那裡攔阻神的祝福。有的傾向叫神沒有法子祝福的,我們必須除去。有的脾氣叫神沒有法子祝福的,我們也必須除去。我們要學習信神的祝福,要學習投靠神的祝福,而同時就也要學習除去攔阻神的祝福的。

  比方說,像在西安的事,起頭,弟兄們分為兩邊的時候,的確有攔阻神祝福的地方。他們的難處如果繼續下去,神的祝福就不來。比方,最近在四川的情形有點難處,我們就不能盼望在四川有什麼特別的祝福。我不過舉起這一兩件事作比喻而已。

  你們必須看見,主是不留下一樣美物不給我們的。工作作不起來,弟兄姊妹的情形不好,得救的人數不加增的時候,我們不要推到環境上去,也不要推到別人身上,怪這個弟兄不好,怪那個弟兄不行。恐怕是因在我們身上有攔阻祝福的東西。主如果在我們身上走得通,神的祝福應當是『無處可容』才可以。神從前對以色列人說,『你們…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三10。)神今天還是說這話。祝福的生活,必須是基督徒經常的生活。蒙祝福的工作,必須是我們經常的工作。若有不蒙祝福的情形發生,你要說,『主,可能是我這裡有難處。』

  一年過一年,時間越多,好像越看越清楚,有的弟兄是神能祝福的,有的弟兄是神不能祝福的。不是我們憑著自己能斷定事情,乃是因我們跟隨主多年,好像能認識一個弟兄出去沒有難處,一定有祝福,而另一個弟兄出去,定規沒有祝福,沒有果子。我們好像能預料將來的結局。

  肆

  能蒙祝福,或者不能蒙祝福,是有一定的樣子,一定的條件的。不是碰巧的,不是偶遇的。神有祂的道路,神憑著祂自己的規律來作事。有的情形是神所喜歡的,有的情形是神所不喜歡的。以掃很好,但是神不喜歡他。雅各不好,但是神喜愛他。神有祂自主的理由。任何人不蒙神祝福,都是有原因的。不蒙祝福的人,千萬不要把責任推到時局去,推到環境去。不蒙祝福,總歸有原因的。如果我們在主面前,能被帶到一個地步,從心裡學習仰望神的祝福,同時從心裡求神指給我們看,不能蒙祝福的原因在那裡,神的工作就有很大的前途。不然的話,工作就沒有多大的效力,就沒有多大的結果。我巴不得,我們活在地上,是仰望神的祝福過日子的人。沒有一件事能像神的祝福那麼要緊。因為工作的果效是在祝福裡頭。

  我知道我們各人都有各人的軟弱。有的軟弱,好像神讓你過去。有的軟弱,好像神是非常之認真,不讓你過去;你一有這軟弱,你就得不著祝福。有的軟弱,好像神不在乎,好像再錯一點,神都不計較。但是,有的軟弱,神非常之認真。所以,我們要小心,有的軟弱,可能失去神的祝福。我們也許不能除去所有的軟弱,但是我們要求神憐憫我們,叫我們能作一個蒙祝福的人。我們可以對主說,『主,我這器皿雖然不強,但這器皿不能太低,低到不能蒙祝福;不能太小,小到不能蒙祝福。』我們雖然低,我們雖然小,但是還是能蒙祝福的人。神的祝福,神的賜恩,就是神的工作。所以我們盼望神憐憫我們。

  伍

  但願祝福從我們身上出去,像祝福從亞伯拉罕的身上出去一樣,我信福音的工作要有很大的轉機。但願主不只賜福給我們,並且也憐憫我們。讓我們看見祝福,好像我們是一直蒙祝福慣了的人。我們不要攔阻神給我們大的祝福。一千人的得救,可能變作幾萬人得救的攔阻。可能在一個地方得著幾十個人得救,成為幾千人得救的攔阻。每一次的祝福,要能得著第二次的祝福。我們每一次要腳踏在神更大的祝福上。我們每一個同工在這裡,要仰望神在我們中間作空前的工。前面還有十倍、百倍大的工作。是否有些人得救了,蓋了一個聚會所,就是祝福的範圍?已往是一直在那裡長,現在用繩子圈起來了!已往的祝福,就變成了現在的攔阻。這是非常可憐的。

  我們來到神面前,每一次都要像剛出來的一樣。有的人出來已經二十年,仍像剛出來的人一樣。有的人已經出來三十年,仍像剛出來的人一樣。要把已往的都擺在一邊。在最艱難的環境之中,你的盼望越大,仰望越大,心越大,神所作的也越多。千萬不要用我們的度量來量神。幾個餅給四千人吃也行,給五千人吃也行。祝福的尺寸如果大,就沒有一件事能攔阻這個祝福。當我們這些事奉神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如果都厲害的仰望神的祝福,前途及一切就要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陸

  神的祝福像一隻鳥一樣,它飛進來要它自己飛。鳥在窗外,你不能叫它進來。可是它進來了,你把它趕出去,倒是非常之容易的。是神自己要祝福就祝福,我們不能勉強祂。像鳥一樣,飛進來不容易,趕出去很容易,一不小心,你就把祝福趕出去了。

  在過去二三年之中,我看見我們同工的弟兄們,辦了好幾件事。有一個同工,對另外一個同工有了話,有了爭執,話完全是對的,事情也很對;但是,我心裡一直要說,弟兄,你雖然不錯,但是我們作工的人,作事是否只根據於錯不錯?或是根據於神祝福不祝福?許多的事情,你可以作得對。但是,你作得對,神不祝福怎麼辦?我們每一個舉動,不是問對與不對,乃是問有沒有神的祝福。我們在這裡不是爭是或非的問題,乃是問神祝不祝福。因為要求工作上的祝福,限制了我們許多話語,限制了我們平常的生活。就是你對,但是神的祝福給不給你呢?你很容易把你自己的那個祝福斷掉,同時也把那個弟兄的祝福斷掉了。對不對,不是我們作事的標準。我們要仰望神的祝福。你作得都對,神能不能祝福你們兩個的工作呢?我們的生活要受神祝福的支配。

  在神的工作上,不只錯的,神不祝福;有時就是對的,神也不祝福。一同心,一站在一起,祝福就來。所以我願意你們知道,弟兄和弟兄的爭執,是非常之嚴重的事。按情理說,是完全對的,但是祝福停了!我嚴重的對弟兄們說,你們要不隨便的說話,不要以為對就好。主如果憐憫我們,弟兄對弟兄的話語,弟兄對弟兄的批評,要特別的小心。再對都沒有用。對了,神不祝福,有什麼用?工作絕不建造在我們的能力上,也不建造在我們的恩賜上,也不建造在我們的忠心上,也不建造在我們的勤勞上。如果我們把神的祝福放棄了,什麼就都完了。

  柒

  什麼叫作祝福呢?祝福就是神沒有根據的工作。按規矩,一文錢應當買一個;沒有出一文錢,神竟然給你一萬個。這叫你沒有法子算帳。神的祝福就是神的工作沒有根據,超越過我們所該得的。五塊餅給五千人吃飽了,反而餘下十二籃子!這叫作祝福。這一種的人不應該有這一種結果。我這一個人,只該有這一點的,竟然有了許多。我們整個工作,就是建造在神的祝福上。祝福就是我們所不應當得的結果。就是說,憑著我們的恩賜所不當得的結果,那個是祝福。憑著我們的能力所不應當得的結果,那個是祝福。或者再說得重一點,憑著我們的失敗軟弱,我們不應當得的結果,我們竟然得著了,那個就是祝福。所以我們盼望神祝福的話,神就給我們意外的結果。我們的事奉,是不是有一個盼望的心,盼望神給我們許多的結果?有許多弟兄姊妹只盼望和他自己這個人差不多的結果。祝福乃是結果和原因不相稱,那個才叫祝福。

  我們只盼望和我們相稱的那一個結果,我們只盼望有一點的結果,不盼望有許多的結果,我們要當心失去神的祝福。你只注意你終夜的勞碌,所以神為你不能作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事。我們要把自己擺在神能祝福的圈子裡。我們要對主說,『憑著我自己不應當得的結果,主,為著你的名字,為著你的教會,為著你的道路,我盼望你賜給我們。』在工作上的信心,就是信神的祝福;在工作上的信心,就是仰望神的祝福。在工作上的信心,是信和我們的原因不一樣的結果,當我們這樣的時候,我信神要在我們走的道路上祝福我們。我盼望弟兄們在商量移民的時候,有主的祝福,超過我們所該得的。

  有的時候,好像神不但沒有祝福,並且好像是專一的不祝福。神的不祝福,比沒有祝福更厲害。憑著我們的能力,憑著我們恩賜,應當得著比這更多的,但是,我們得不著。終夜勞苦,應當得多少的結果。但是,神不祝福,結局是我們曉得的,好像比我們所應該得的還要少。勞苦那麼久,沒有果子。慇勤那麼多,沒有果子。這就是神根本不祝福。

  我不知道你們覺得有多重?你們千萬不要爭執我們作的對不對。對不對,沒有用處。你們必須注意神有沒有祝福。許多時候,你作得頂對了,但是,神不祝福。終夜打魚,對呀,但是神不祝福。我們活在地上,不是作對的事,乃是要得神祝福的事。大衛作的事很錯,亞伯拉罕也有錯,以撒沒有多大用處,雅各很狡猾,但是神都祝福。所以問題不是錯不錯,問題乃是神祝福不祝福。今天在這裡的人也許比雅各好多了,但是神若不祝福,就沒有用。我們要作一個神所能祝福的人。你可以爭,你可以對,但是神不祝福,就沒有用。

  所有工作的前途,都在神的祝福裡面,不在乎你對不對。神如果祝福,許多罪人可以得救。神如果祝福,我們可以把人送到邊荒去。祝福不來,人不得救。祝福不來,人栽培不出。祝福不來,人不肯奉獻。祝福不來,人不肯出去。祝福一來,就像錯了,還是不錯。神在這裡祝福的時候,連要錯都錯不了。有一次在一個聚會裡,唱一首詩好像錯了;但是因為神有祝福,也有好結果。講道好像錯了對象,講的不合式;但是神祝福了一班人。等一等再講,好像又不合式;但是,神又祝福了另一班人。我不是說,我們可以故意的放縱。乃是說,在神的祝福裡,你就錯不了。好像你要用錯誤攔阻它都攔阻不了。神說,『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九13。)祂喜歡,祂就祝福。這是非常之嚴重的事。你千萬不要以為祝福是小事。祝福就是靈魂,祝福就是人的奉獻。可能祝福兩個字代表五十個靈魂;可能祝福兩個字代表一百個人的奉獻。有的人的話語、態度、意見,會把主的祝福停止。應該要求神叫我們裡頭好像被刀扎,扎到一個地步,非有主的祝福不可。不然的話,祝福一破壞,就我們所犯的罪,比什麼都大。祝福是講幾百幾千的靈魂的。我們要仰望神的祝福,不給它走掉。求求神施恩給我們。

  捌

  弟兄們哪!我們要學習活在神的祝福裡。作工也好,作事情也好,總歸要把我們放大度量。在工作中,在行為中,求神保守我們在祂的祝福裡。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要吃很大的虧。一九四五年,常受弟兄在上海。有一天,他說,弟兄們聚會很有神的祝福。我信常受弟兄有一點進步,就在這裡。你必須在神的面前看見,我在那裡等候的,不是工作的果效,乃是神的祝福。有的工作有一點結果,但是,那結果是又乾又澀的。你如果等候神的祝福,就有許多意料之外的事發生。等候神的祝福,有遠超過你度量之外的事發生。在工作中,要一直盼望有神跡發生,有意外的事發生。不要一直盼望你自己有什麼果子。一直盼望那小小一點的結果就限制了神。如果我們不仰望神的祝福,我們的前途就沒有多大希望。我們的經濟是何等難,我們往前面去是何等難;所以我們必須不仰望得著我個人的工價,而仰望得著神的祝福。我們所盼望得著的,如果不過是工價而已,就不知道有多少年才能叫許多人信主。總要盼望神作出人意外的事情。求神給我們一點異象,叫我們看見什麼叫作祝福。

  人在那裡看,年輕的人作得對不對、准不准。我們應該在那裡看,這個人是不是神所祝福的人。一個人如果是神所能祝福的,不知道比他的恩賜好多少倍,比他的能力好多少倍。不然的話,他就是非常的仔細,非常的勞碌,也沒有用處。

  有的人是神所能祝福的。有的人是神所沒有祝福的,有的人是神所不祝福的。你的脾氣也許比某某弟兄好一點,你的恩賜也許比某某弟兄大一點;但是,他作工,他有果子;你作工,你得不著果子。許多人,是你所看不起的,你比他好多了,你看他不起;但是,神祝福他。你不能說,神錯了。你要知道,你這個人在神面前是神所不祝福的人。

  這些應當叫我們不生氣、不嫉妒。應當叫我們厲害的審判我們自己。是你的理由多,是他的理由多,你也對,他也對,但是,神不祝福怎麼辦?對了,得不著靈魂。對了,教會得不著造就。對了,但沒有用處。所以我們在什麼地方不蒙祝福,攔阻祝福,我們就必須把那攔阻除去。從今以後,我們不要作一個嚴正爭執是非的人,乃是要作一個蒙神大大祝福的人。-聲

  寶貝與瓦器-一次中周講道聚會的記錄-

  讀經:

  哥林多後書一章八至九節:『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

  十七節:『我有此意,豈是反覆不定麼?我所起的意,豈是從情慾起的,叫我忽是忽非麼?』

  二章二節上:『倘若我叫你們憂愁。』

  三節上:『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

  四節:『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

  三章一節:『我們豈是又舉薦自己麼?豈像別人,用人的薦信給你們,或用你們的薦信給人麼?』

  五節:『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什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

  四章七至十節:『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五章四節:『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勞苦,並非願意脫下這個,乃是願意穿上那個,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

  十六節上:『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外貌認人了。』

  六章八至十節:『榮耀辱羞,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

  七章五至六節:『我們從前就是到了馬其頓的時候,身體也不得安寧,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內有懼怕;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

  十章一節上:『我保羅,就是與你們見面的時候是謙卑的,不在你們那裡的時候向你們是勇敢的。』

  八節:『主賜給我們權柄,是要造就你們,並不是要敗壞你們;我就是為這權柄稍微誇口,也不至於慚愧。』

  十至十一節:『因為有人說,他的信,又沉重、又厲害;及至見面,卻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的。這等人當想,我們不在那裡的時候,信上的言語如何,見面的時候,行事也必如何。』

  十一章五至六節:『但我想,我一點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的言語雖然粗俗,我的知識卻不粗俗;這是我們在凡事上,向你們眾人顯明出來的。』

  十二章七至九節:『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十節下:『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

  十章四節:『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

  哥林多後書裡的保羅

  我們如果在神面前好好的讀哥林多後書這一卷書,就自然而然的會看見,好像有兩個人在這卷書裡面,一面你看見保羅自己,另一面也看見在基督裡面的那一位保羅,你如果從第一章一直讀到十三章,你看見他所說的事都是一樣的,都是一個原則。我們如果用幾個字來包括保羅在這一卷書裡面所提起的事,那麼四章裡所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這句話,就包括了一切。在第一章裡,你看見是這寶貝放在這瓦器裡。從三章一直到末了一章,一面給我們看見瓦器,另一面給我們看見寶貝。我們在神面前讀過這一句話之後,當神用祂的光來照亮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自然而然看見一件事,就是瓦器不會攔阻寶貝的照亮,瓦器沒有法子埋藏寶貝的力量。

  你在這裡所看見的這一個人,像我從前對你們已經說過的,就是全部新約裡,沒有第二卷書像哥林多後書那樣個人的。許多書信你看見都是道理,都是真理,都是啟示。許多書信你看見都是從神那一邊一直到我們這一邊來的。但是哥林多後書,你看見是全部新約唯一的一卷書,給我們看見神所用來傳遞祂自己啟示的人,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如果沒有哥林多後書,我們永遠不能認識保羅這個人,我們只知道他所成功的事,我們永遠不會認識這一個職事。因為有哥林多後書,我們才能夠看見他的職事,我們認識這一個職事,也認識這一個人。在這裡我們看見他是一個瓦器。

  理想中的基督徒

  當我才起首作基督徒的時候,在我頭腦裡有一個理想的基督徒,我自己就按著我所理想的那一個基督徒盡力的去追求。我以為我如果能達到我所理想的那一個基督徒的樣子,我就是一個完全的人。我盼望作一個完全的人,但是,我有一個理想的完全的人,理想的基督徒的標準。我想我如果能夠達到那一個理想的標準,我就是一個完全的人。我想一個基督徒如果是完全的人,他應當一天到晚笑。如果有一個時候,他在那裡流淚,我要說他不得勝,他大失敗,他不對。我想一個基督徒如果是完全的,他的膽子定規大得很,在無論什麼事情上都不怕,在無論什麼事情上都有膽量。如果他在什麼事情上怕,我就要說,他沒有信心,他不依靠主,他這個人不完全。諸如此類,有許許多多可以題起。或者說,如果一個人是一個完全的基督徒,我想他應當一點不憂愁。他如果憂愁,我就疑惑他是不是一個完全的人。像這一類的事,我想不必對你們多說,我相信有許多少年的弟兄姊妹,在你們的頭腦裡,都有你們所理想的那一種基督徒。我一點不怪你們,因為我自己也這樣想過。

  保羅是一個人

  有一天我讀到哥林多後書,我讀到保羅說,心裡憂愁;我說,唉,保羅也憂愁麼?我讀到他說,多多的流淚。我說,哼,保羅也哭了麼?我讀到他說,心裡難過痛苦。我說,保羅也難過麼?保羅也痛苦麼?我讀到他說,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也沒有了。我說,保羅也絕望麼?我再讀下去,我就看見在這裡,有許多的地方,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我從來沒有想過,像保羅那樣的人,還有這樣的事。我起首看見,基督徒不是另外一類的天使。神沒有把這一類的天使擺在地上說,這個叫作基督徒。我就起首看見一件事,就是保羅離我們很近,他沒有離開我們那麼遠。保羅是我所認識的保羅,保羅不是我所不認識的人。我認識他,我看見保羅是一個人。

  寶貝從瓦器裡顯明出來

  許多人在他的頭腦裡,都有一個理想的基督徒。請你記得,那一個是你製造的,不是神所創造的。那一個基督徒不存在,並且神也不要那一個。在這裡我們遇見那一個瓦器。但是特別的點就是有寶貝擺在這一個瓦器裡。這寶貝遮蓋了瓦器,這寶貝從瓦器裡面顯出來。這一個叫作基督教,這一個叫作基督徒。你看見在這裡有一個人,他在那裡怕;但是他又在那裡剛強。他在那裡心裡作難,但是他在那裡仰望。他在那裡是四面受敵,但是他卻不被困住。他雖然遭逼迫,但是他還不以為是被丟棄,被棄絕。看他的樣子是被打倒了,但他卻不至於死亡。(林後四7~9。)你看見他軟弱,但是他說,我軟弱的時候就剛強了。(十二10下。)你看見他身上帶著耶穌的死,但是他說,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身上。(四10。)你看見他有惡名,他也有美名;他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他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他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他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他以乎憂愁,卻是常快樂的;他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他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六8~10。)我告訴你們,這個叫作基督徒,這個也叫作基督教。

  什麼叫作基督徒?就是在他身上有一個根本調和的矛盾,那個叫作基督徒。什麼叫作基督教呢?就是有一個生命,在那一個生命裡面包括了一個莫名奇妙的屬靈的矛盾。這一個矛盾是神所賜給我們的。有一班人以為,沒有瓦器,只有寶貝。另一班的人以為,如果有瓦器,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人的思想是在這兩個極端裡面。要就都是寶貝,是理想的好。如果在事實上有了瓦器,就以為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我們在神面前所看見的,是寶貝擺在瓦器裡,不是瓦器被消滅;也不是說有瓦器,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乃是說寶貝在瓦器裡面。

  神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出來

  使徒在這裡說,在他肉身上有一根刺。(林後十二7。)我不知道這根刺是什麼,不過我知道這根刺是叫保羅軟弱的。他為著這件事,曾三次求過主,盼望主把這一根刺替他挪開。但是主對他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8~9。)主的意思是:這一根叫你軟弱的刺在你身上,但是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主的能力怎樣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呢?他說我的能力覆庇了你的軟弱,或說,我的能力蔭庇了你的軟弱,遮蓋了你的軟弱。我告訴你,這個叫作基督教。基督教不是除去軟弱,基督教不是光要主的能力,基督教是主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彰顯出來。基督教不是在地上造出一個新種類的天使,莫名其妙的天使來;基督教乃是在人的軟弱裡能夠顯出神的能力來。

  我引一個比喻:我有一次生了很厲害的病,兩個月之內,我照過三次愛克司光,三次的報告都很不好。我禱告,我也相信,我也盼望神醫治我的病。有幾次我的力量比普通的時候好得多。但是在神面前,我承認我有一股的氣。我氣的原因就是說,今天雖然身體很好,力量也不錯,但是神這樣待我有什麼用?這一個病的根還在這裡,什麼時候都有再倒下去的可能。神給我這一個暫時的力量有什麼用?我心裡病得厭煩了。有一天我念聖經,念到哥林多後書,又念到這十二章,說到保羅為著那一根刺,三次求主,主不肯,主不作,但是主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為著刺的存在,主就加增恩典;為著軟弱的存在,主就加增能力。我看見這是基督教。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就求神給我看見更清楚一點。我裡面就有這一個意思,好像在這裡有一隻船,吃水要吃十尺,要有十尺深的水,才能駛得過去。在這裡有一塊礁石,它從江的底凸出來五尺高。我就求神說,主若肯,求你把這塊石頭給我挪去,讓這吃十尺水的船駛得過去。但是在我裡面有一個問題:是把石頭挪去好呢,或者是讓神來替我們把水漲高五尺好呢?神問我一句話:是把礁石挪掉好,或者是把水漲高五尺好?我說,水漲高五尺好。

  從那一天起,我承認,許多的事情都過去。我不敢說不受試探,但是感謝神,在那一件事上我尋找出來,神能夠另外給你所需要的,這是基督教。我再說,基督教不是把瞧石挪掉,基督教是多長五尺的水。這是基督教。有難處麼?有,我們都有我們的難處。有試煉麼?有,我們都有我們的試煉。有軟弱麼?有,我們都有我們的軟弱。但是請你記得,主今天在我們身上所作的事,不是在消極方面除去我們的軟弱,也不是在積極方面憑空給我們能力。請你記得,祂所有的能力,都是顯在軟弱裡,像我們所有的寶貝,都是擺在瓦器裡。

  屬靈的矛盾生活

  所以今天我說,在這裡沒有一個基督徒,坐在這裡沒有一個人,他的瓦器太瓦了,瓦到一到地步,主的寶貝在他身上不能顯露。無論你軟弱到什麼地步,請你記得,主的寶貝要在這裡顯出來。所以有一個屬靈的矛盾活在保羅身上,有一個屬靈的矛盾活在我們身上。你知道人家說保羅什麼?人家說他言語粗俗,(林後十10下,)說他用心計牢籠人。(十二16。)說他氣貌不揚,說他起的意念靠不住,是忽是忽非的。(一17。)說他寫的信又厲害,又沉重,叫人憂愁。(十10上。)但是矛盾在這裡,就是神的寶貝擺在這一個瓦器裡頂好看。神的寶貝如果沒有瓦器,還不好看。我這樣說,在這裡有一個人,他的的確確是一個人,我們感謝神,主從他身上照出來,主從他身上衝出來。他不是麻木的人,他有感覺,但是在憂愁裡他說,我能夠常常喜樂。他不是一直喜樂,一直憂愁,乃是在憂愁裡一直喜樂。

  我告訴你們,這就是基督教。基督教的特點就是在這裡。眼淚在那裡流,臉上又在那裡笑。有許多基督徒作得比保羅好,這不像。他們只在那裡讚美,他們不像。有許多基督徒以為說,他能夠作到一個地步,一直不憂愁,不難受。但是有的人一直在那裡憂愁、難受,這證明說,寶貝在他身上沒有彰顯。但是在這裡有一個人,主耶穌能夠從他身上經過。我曾看見過神最好的兒女,你看見他的時候,你立刻知道他這一個人是誰,你立刻知道他這一個人是什麼人;但是,同時你也知道他在主裡面是什麼種的人。今天我們是盼望看見人的時候,一點看不見他的瓦器。有時我們的眼睛一直看人家的瓦器。但是認識神的人,看見許多神最好的兒女的時候,是能看見在這瓦器裡頭的寶貝。

  我從前曾碰著一位主裡面的姊妹,你一碰著她,就知道她的脾氣很急,作事很快,說話也很快,責備人也很快,寫信也寫得很快。但是我們感謝神,她的字紙簍裡恐怕有一百封信沒有寄出去。因為寶貝在瓦器裡,又要寫信,但信又在字紙簍裡,證明她兩個都有,因為寶貝在瓦器裡。你看見她,你就認識她。她本來是這樣的人,但是你在她身上看見主。你看見有一個人受苦,有一個人受試煉,你看見這一個人是豐富的,你看見這就是寶貝在瓦器裡。

  我願意你們在神面前看見這一件事:神在今天所要求的、所盼望的,並不是那些抽像的東西。有的弟兄對我說,我不知道什麼緣故軟弱得很?我就對他說,軟弱一點不要緊,會剛強。有一個弟兄對我說,我作得頂不好,怎麼辦?我說,一點都不成問題,因為問題是在乎神將這一個寶貝放在我們裡頭。所以我們用不著在那裡裝假去修理這個瓦器,弄出一種腔調,弄出一種樣子來。你們要看見,一切出乎神的,從你這瓦器裡能夠顯出來。

  在星期日的時候,我才和執事的弟兄們有一點談話。有許多人,他們對我說,我替我家裡什麼人禱告,或者說,我為著我某一個病禱告,我為著我某一件事情禱告。我就問他們,事情怎樣?他們分別說,我信,我信神要立刻醫治我的病,我信神定規要救我的兒子,定規要叫我的丈夫得救。他定規得很,定規是這樣,一點疑惑都沒有。但是我告訴你們說,等一等你要看見,他們病的還是病,兒子還是不悔改,丈夫還是不悔改,難處還是存在。什麼緣故?因為那一個信心是在天使身上的,不是在瓦器裡面。那一個信心是抽像的,太好了。我能夠說世界上沒有這麼大的信心。

  有的弟兄來對我說,我現在學習相信神,我不敢說,好像是,也許不對,但是對不對我不管他,我還是相信就是。我昨天已經禱告過,神已經給我應許,我知道神答應我的禱告,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緣故,今天早起,又疑惑起來,又去禱告,你想怎麼辦?剛才走來的時候,在路上又疑惑起來,怎麼辦?我就對他說,你就是疑惑一點也不要緊。真實的信心是疑惑所殺不死的。老實對你們說,把真實的信心擺在疑惑裡更好看。我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話。我願意你們不誤會我,我不是要你們去疑惑。問題在這裡,就是人的瓦器和神的寶貝連在一起,不只是一個。

  所以我歡喜看見當初的教會聚集替彼得禱告,救他脫離兇惡之人的手。神聽他們的禱告。彼得回來叩門,他們說,這恐怕是彼得的天使回來了。(徒十二12~15。)你們看見麼?這是信心,真實的信心,神能聽禱告的信心,但是人的軟弱還擺在裡面,你一點沒有看見人的軟弱藏起來。今天有的人的信心比馬利亞、馬可那一家人的信心還要大,非常有把握,相信神定規差遣天使,相信神定規把所有監牢的門都打開,或者像我這一個星期日說了那兩句話,好像說,風吹一下是彼得叩門了,雨打一下又是彼得叩門了,這樣的人太相信了,但是,還不是那麼一回事。我頂直的對你們說,那一種的基督徒只能他自己作,只能欺騙那一班能欺騙的人。認識神的人要對你說,基督教不是沒有瓦器,基督教是寶貝顯在瓦器裡。我說人的疑惑的確可恨,我也承認疑惑是罪。從瓦器所出來的,沒有一樣可悅納的。但是問題不是瓦器,問題是寶貝擺進去。不是改良瓦器,修理瓦器,乃是把寶貝擺在瓦器裡。

  我告訴你們,許多時候,我們在那裡禱告;許多時候,我們覺得很有把握,覺得神聽我的禱告。在那裡信心最剛強的時候,也就是在那裡疑惑的時候。聽神的聲音最清楚的時候,也就是聽魔鬼的聲音的時候,但是在這一種情形之下,你說感謝神,讚美神,這是神所給我的信心。你看見這一個信心是不能改變的,你看見這一個信心還是在那裡。你在神面前看見說,寶貝在瓦器裡能夠常常彰顯,是在這裡顯出祂的榮耀來。

  今天我知道有許多基督徒的生活,有許多基督徒的行為都是人作的,不是寶貝的顯現。都是人在那裡作,都是人在那裡偽裝,都是行為。一個正常基督徒的生活,我能夠這樣說,當你在神面前真實有把握的時候,實實在在有把握的時候,你反而在神面前覺得,也許我會錯。你在神面前真實剛強的時候,你反而同時在裡面覺得我不行。你在神面前真實勇敢的時候,你在裡面反而覺得懼怕。你在那裡真實頂快樂的時候,你同時覺得這裡面有事情。這一種的矛盾,就是證明瓦器裡面有寶貝。

  人的軟弱不能限制神的能力

  末了,讓我這樣說,有一件事我們要特別感謝神的,就是人任何的軟弱,都不能限制神的能力。我們心裡所想的是什麼呢?我們的思想是,有了憂愁,應該就沒有喜樂;流淚應該就不會讚美;軟弱就應該沒有能力;四面受敵就得被困住,打倒了就該是死了;疑惑就不能相信。但是,今天晚上,讓我在這裡大聲的說,沒有這件事。請你們記得,問題就是在這裡,神就是要我們達到一個地步,給我們看看人所有的一切,不過作神藏寶貝的瓦器。人所有的一切,不過作神盛寶貝的瓦器。人所有的一切,從來沒有一樣能夠埋藏神的寶貝。所以每一次碰著灰心的時候,就不要灰心。我雖然不能作,讓積極的進來,那一個積極的一進來,就要顯得更亮,更好,更榮耀。許多時候,我們禱告,我們疑惑了,我們覺得完結了,如果信心一進來,那一個疑惑雖然還在那裡,但信心能夠叫寶貝顯得更大,能夠叫寶貝在那裡顯得更榮耀。我在這裡不是說理想,我知道我所說的話。在所有的瓦器裡,神的寶貝都能夠彰顯。那一個屬靈的矛盾,是基督徒所寶貝的地方。就是在這一個屬靈的矛盾裡,我們才能生活。就是在這一個屬靈的矛盾裡,我們才起首認識神。

  所以當我們在神面前一天過一天,走這一條路越走越多的時候,我能夠這樣對你們說,你越過就越要尋找出來,你裡面的矛盾是何等的大。裡面那一個裂開的地方,那一個隔開的深淵,你要看見越隔越大,裡面的矛盾越過越厲害,寶貝的彰顯越過越厲害;但是你看見,瓦器還是瓦器。這是何等的好!你看見一個人,本來的一個人,神給他忍耐,更過於看見一個人本來是一聲不響的。更好看見一個人,神把謙卑擺在他裡面,更過於看見一個人本來是退縮的。更好看見一個人,神把溫柔擺在他裡面,更過於看見一個人憑著天然是軟弱無能的。更好看見一個人,現在有神的能力擺在他裡面,更過於看見一個人是天然剛強的人。我告訴你們,這裡面的分別不知道有多大。瓦器,無論什麼種的瓦器,都能夠在這裡放寶貝,而這一個瓦器還是瓦器,充滿了瓦器。所有軟弱的人,自以為說,我這一個瓦器裡面充滿了瓦,我是特別瓦的人,沒有盼望的人。請你們記得,一點用不著灰心,一點用不著難受。那一個屬靈的,那一個剛強的,那一個厲害的,那一個從主來的,在我們身上還要顯出那一個能力,因而這一個瓦器要照得更亮,要照得更大。如果是這樣,你看見這一個寶貝是何等的要緊。所以弟兄姊妹們,所有的問題都在那一邊。我再說,所有的問題都在那一邊,所有的問題都是積極的。注意消極的人,是愚昧的人。主能夠在每一個人身上顯出祂的自己來。當寶貝在你身上的時候,許多人要知道。-聲


文章標籤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