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訓練02冊-主恢復的異象

第六章 關於新耶路撒冷-終極總結-的異象(二)


我們還需要更多來看關於新耶路撒冷的異象。我們必須看見,這異象是關於神完整的啟示、全本聖經、完整的三一神同祂一切計劃、經綸、以及祂一切成就的終極總結。在本篇信息中我要指出,我們怎樣才能把這終極的總結應用到聖經中的事實。

十二支派與十二使徒的名字

首先,新耶路撒冷乃是舊約聖徒-由十二支派所代表,(啟二一12,)與新約聖徒-由十二使徒所代表(啟二一14)-的組成。舊約是十二支派的歷史,新約是十二使徒的歷史。因此,這二十四個名字放在這組成上,指明這組成乃是十二支派和十二使徒歷史的終極總結。換句話說,我們若要懂得十二支派這十二個名字的項目,就需要懂得全本舊約。並且我們若要懂得十二使徒的名字,就需要懂得全本新約。在這組成上的二十四個名字,乃是聖經中之事物終極總結的一部分。

在十二個門上十二支派的名字,(啟二一12~13,21上,)指明十二支派的歷史是一種入門。包含舊約主要部分的律法,保羅認為是帶我們歸於基督的兒童導師。(加三24。)可以說,全本舊約十二支派的歷史,乃是一種引導的工作。舊約把我們引到基督。如今基督是‘蚌,’產生了珍珠,成為新耶路撒冷的門。實際上,十二支派把我們引到基督,就是引到那位借著死與複活產生珍珠的。祂的死履行了舊約一切的義務。借著履行舊約的義務,祂的死了結了舊約,終止了舊約。保羅在加拉太三章的思想乃是,律法把神的選民引到基督以後,基督的死就借著履行律法而終止了律法。基督的死終止了舊約,基督的複活借著分泌生命以產生珍珠,就是終極總結的入門,而開始了新約。基督的死履行舊約的義務,終止了舊約,了結了舊約。祂在複活里分泌出生命的汁液,產生寶貴的珍珠,就是聖城四邊的三重入門。因此,十二顆珍珠的十二個門帶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表征舊約終極的總結。

然後我們看見那城十二根基上有十二使徒的十二個名字。(啟二一14,19~20。)凡是在舊約里的,都是一種引導,一種入門;但凡是在新約里的,乃是一個根基。無論誰被引到基督,都要被領到新約的根基上。這人必定要建造在新約的根基上,這根基就是十二個使徒的名字所表征的。這根基是全本新約的終極總結。以弗所二章二十節告訴我們,召會是建造在使徒和申言者的根基上。這就是說,他們的教訓以及他們的說出基督,立下了一個根基。舊約引到門,新約是這終極總結的根基。

三一神終極的總結

現在我們必須看見,在這總結里,三一神終極的總結至少有五重。

我們的入口

首先,三一神是進入聖城的入口。每邊的‘三門’(啟二一13)表征三一神-父、子、靈-一同作工,將人帶進聖城。這是路加十五章的三個比喻所指明的,也是主在馬太二十八章十九節的話所含示的。浸入父、子、靈,就是真正的進入聖城。

我們的構成

其次,三一神的本質乃是新耶路撒冷建造的材料。金表征父神的性情,(啟二一18下,21下,)珍珠表征基督借著死與複活的產品,(啟二一21上,)寶石表征那靈變化的工作。(啟二一18上,19~20。)這些乃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三重材料。這終極的總結是由父的性情(金)、子的產品(珍珠)、那靈的工作(寶石)所構成的。這些乃是構成終極總結的素質。因此,新耶路撒冷就是三一神在素質上的終極總結,成為這終極總結的構成元素。

我們的享受

第三,我們已經看見,在終極的總結里,三重的神聖生命乃是神的贖民在永世里永遠的享受。神聖的生命是給神的贖民暢飲的河,(啟二二1,17,)神聖的生命是給神的贖民得餵養的樹,為著他們的生活與享受,(啟二二2上,14,19,)神聖的生命也是給神的贖民活在其中的光。(啟二一23,11。)這是三一神作神聖的生命為著祂贖民的享受與生活之終極總結的另一面。約翰福音也給我們看見,三一神在今世以三重的方式作我們的享受。祂是我們的活水,(約七37~39,四10,13~14,)祂是我們的糧,(約六48,)祂也是我們的光。(約八12。)這三項在約翰福音里是為著我們現今的享受與生活,這要總結於新耶路撒冷,作神聖的河滿足我們,神聖的樹餵養我們,並神聖的光光照我們。這就是三一神的神聖生命,為著祂贖民永遠的享受與生活的終極總結。

我們的生活

第四,全城只有一條街道。(啟二二1。)金的街道(啟二一21)表征父的性情是我們的道路,我們的街道,我們的路線,為著我們的來往,我們的交通,和我們的行動。父的性情是金的街道,給祂的子民行走、交通。生命水的河流在街道當中,生命樹長在河的兩岸。(啟二二1~2。)子是生命樹,因此生命樹表征子的所是,乃是神贖民的食物。生命水的河是那靈的湧流,這湧流乃是臨到的應用。因此,在聖城里我們看見父的性情、子的所是、和那靈的應用。我們在父的性情里生活行動,我們從子的所是得餵養,我們也飲於那靈的便利。這是三一終極總結的另一面。

我們的所是,我們的存在

我們要接著來看三一終極總結的第五面。在啟示錄二十二章,我們看見神和羔羊所坐的寶座。(啟二二1,3。)這里的‘坐,’我不用複數的動詞,特意用單數的動詞,因為神和羔羊不是兩位,乃是一位。羔羊是燈,神是祂里面的光。(啟二一23,二二5。)生命水的河從寶座流出來。神表征創造主,羔羊表征救贖主,坐在寶座上。從坐在寶座上的神和羔羊流出生命水的河,這河表征那靈是使人重生者。神創造,羔羊救贖,湧流的靈使人重生。

我們已經看見,在新耶路撒冷這總結里,三一使祂自己達於極點。這幅圖畫給我們看見的,比新約里記載的多得多。新約給我們較長的記載,但所記載的不如終極的總結這里所完成的這麽全備。這里所有的不僅是輪廓或精粹,乃是發展。沒有終極的總結,我們很難領悟在新約里,三一是五重的,作我們的入口、我們的構成、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享受,就是交通、餵養、滿足,並為著我們的存在,叫我們有分於創造主、救贖主、和使人重生者。沒有這樣的看見,我不認為我們能領悟,在新約里三一神對我們是這麽豐富的。這樣一位五重的三一神對我們乃是殿。(啟二一22。)祂是我們永遠的住處,我們要永遠住在其中。我們永遠的住處,我們的‘天堂,’不是尋常或普通的,乃是非常特別,非常特殊的。它是特別的居所,不是人能住在其中的普通居所。只有高級、特別、特殊的人,才有權利住在殿中。這些特別、高級的人是誰?就是神的眾子。啟示錄二十一章七節指明,神的眾子必承受這些為業。現在我們能看見,三一神在終極的總結里所完成的有多少。你們青年弟兄需要殷勤進入這些事。你們不該跟隨傳統,仍受傳統的影響。你們一再膚淺的讀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這是許多基督徒一般的作法。你們需要花更多的工夫鉆研它。我與你們分享的這些點,不是偶然臨到我的。這兩章我已經研讀了許多年。

用這些點傳福音

若是我們會向聖徒陳明我們信息中這一切豐富的點,我確信我們也能用這一切點來傳福音。我們能用這一切項目來向罪人傳福音,給他們看見神救恩終極的總結是什麽。我們能給他們看見,神救恩終極的總結乃是叫我們這樣美妙、超絕、全備、奇妙的在神的三一里享受祂。不要以為罪人無法懂得;有正確的陳明,我相信他們能懂得。我們必須指出一切的福分。那作我們特別、特殊、高級居所的殿,乃是神自己。每項都是一個人位。不是一件事情,或一樣東西,乃是三一神的人位。你必須告訴他們,我們有怎樣的三一神。至終,這樣一位三一神要在永世里成為我們的高級居所,直到永遠。一個人位是我們的居所。祂自己就是城、居所。祂也是光、樹、河。這些項目都是三一的人位,就是三一神。甚至我們行在其上的街道也是神聖的人位。三重的人位是我們的街道、我們的糧、和我們的飲料。這真是奇妙。祂是我們的道路,祂是我們的生活,祂是我們的糧食,祂是我們的飲料。接著你能告訴傾聽的罪人說,他們現在就能享受這權利。這人位是他們的創造主-神;祂是他們的救贖主-羔羊;祂是使他們重生者-活水。你必須告訴他們說,他們立刻就能享受神作他們的創造主,享受羔羊作他們的救贖主,並享受活水-那靈-作使他們重生者。他們會得重生,他們的重生就是進入這美妙、全備、奇妙之享受的入門。我相信罪人能懂得。這完全在於我們怎樣陳明這些事。我們需要‘烹煮。’我們若烹煮這些事,我們就能本著新耶路撒冷傳上好的福音。不要以為我講完了總結。事實上,還需要更多的信息來完成這總結。我不過給你嘗嘗味道罷了。

希伯來十一章

一些有傳統聖經知識的異議者聽見這話,也許會向你指出希伯來十一章九、十節,這兩節告訴我們:‘他(亞伯拉罕)因著信,在應許之地作客,如同外人,與承受同樣應許的以撒、雅各一同居住在帳棚里;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其設計者並建築者乃是神。’異議者會爭辯說,亞伯拉罕在等候一座城,他認為自己沒有土地。他在等候一座由神作設計者並建築者所建造的城。這城必定是一座真正的城。然後他們也許會引用十四節:‘說這樣話的人,是顯明自己在尋找一個家鄉。’在這一點上,你必須問是什麽家鄉。是巴勒斯坦麽?他會說,這家鄉就是天上。若是他這麽說,他就輸了,因為你能告訴他,新耶路撒冷要從天而降。(啟二一10。)他們所以為是物質之城的新耶路撒冷,要離開亞伯拉罕所等候的家鄉。亞伯拉罕在尋找他們所寶貝的家鄉,但至終‘天堂’要從那個家鄉降臨,把那個家鄉留在諸天之上。

他們也可能讀十五、十六節:‘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折回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屬天的家鄉。’對他們而言,天上是更美的家鄉。但我們必須記得,這一節不是說在諸天之上的家鄉,乃是說屬天的家鄉。在美國的美國人與美國人含意是不同的。十六節下半說,‘所以神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祂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他們可能問你:‘這座城豈不是新耶路撒冷麽?’他們天然頭腦的領會是,新耶路撒冷乃是一座物質、實質的城。但弟兄們,我們對聖經中這樣一個項目屬靈的領會,必須非常熟識。

三一神在已過的永遠里定了一個計劃。歷代以來,祂一直在執行一個經綸。子借著成為肉體而來,在地上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十字架上受死,並且複活、升天。然後那靈來了,作出許多奇妙的事。至終,你相信神會僅僅建造一座物質的城給祂的贖民居住,來作為結束麽?這太低了。新耶路撒冷是一座城,但它是怎樣的城?是一座物質、實質的城麽?有些人會說,它是金子、珍珠、寶石的城。他們說這話的時候,我們必須向他們指出林前三章。保羅說他立好了獨一的根基,並囑咐我們要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我們該用金、銀、寶石來建造。我們需要問他們,今天我們是不是用真正的金、銀、寶石來建造召會?他們必定會說,保羅不是指真正的金、銀、寶石。然後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新耶路撒冷應當以同樣的方式來解釋,因為新耶路撒冷是林前三章里建造的完成。林前三章的建造是在過程中,還沒有完成。新耶路撒冷是那建造的完成。亞伯拉罕所等候的一座城,不是物質的城,乃是奇妙的城,用父的性情、子的救贖、和那靈的變化建造的。這交通會幫助我們看見這異象,並且在看見這異象以後去幫助別人。

永遠的神-我們的居所

你也能告訴他們,我們的神不僅盼望作我們的創造主、救贖主、生命、生命的供應、智慧、公義、聖別和救贖,祂也盼望作我們的居所。事實上,新耶路撒冷乃是經過過程的神擴展到永世里,給你我來居住。也許有的新人會問,神怎能作我們的居所。我們答覆時應當向他指出申命記三十三章二十七節,那里說,永遠的神是我們的居所。祂是堅固的居所,保守你免於困擾。既是我們的居所,祂就是我們的避難所。詩篇九十篇是摩西這位屬神之人的一篇詩,這詩告訴我們說,‘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詩九十1。)接著你可讀詩篇二十七篇四節,這一節說,‘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里求問。’大衛有一個願望,要一直住在殿中,不是只住一個鐘頭,一個早晨,或一個晚上,乃是一直住在其中,瞻仰主的榮美。甚至舊約的聖徒也認為神是他們的居所,他們渴望一直住在這地方瞻仰神。那麽新約的信徒,在永遠里所有的贖民如何呢?他們要住在有物質的珍珠和寶石的一座物質的金城麽?對這我們必須說不。他們要住在神自己里面。永遠的神要成為他們永遠的居所。祂要成為給我們住在其中之特別的居所,就是殿。

倘若我們使自己進入這件事,那麽我們向任何人就都能傳講、教導並陳明這件事。他們無法與我們爭辯。我們不可隨隨便便來看這事,乃要用全副屬靈的精力。親愛的聖徒,我們必須研讀這一點。全本聖經的末了兩章實在值得我們花上多年來研讀。關於天堂的酵必須除盡。

現在我們都能看見,傳統的教訓、觀念、領會、影響如何妨礙我們更深的研讀純正的話。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我們讀了許多次,但我們不過把它視為理所當然。我們從來沒有想到要去鉆研或進一步研讀。我們必須把傳統留在背後,進一步去研讀。我們必須像哥倫布那樣,離開傳統,向前航行。至終,哥倫布到達了新大陸。一年又一年,應當有新的材料-啟示錄的每一頁都能用來作傳福音的材料。

三班人

你能用啟示錄二十一章三至八節的三班人來傳福音。最好的一班人是神的眾子。最差的一班人是那些在火湖里的人。中間的一班人是既不在新耶路撒冷,也不在火湖里,乃在城外的那些人。眾子在城內喝生命河,吃生命樹,並且行走在生命的光中。那些在火湖里的人只遭受焚燒。中間的一班人沒有遭受焚燒,也沒有享受生命樹、生命河、或生命的光。他們只是吃樹葉,並且不是直接行走在光中,乃是在城外。許多基督徒不清楚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這三班人。他們一般的觀念是認為,在永遠里只有兩班人,就是得救的人和滅亡的人。

永遠生命的福分與新地上百姓的福分相對

基於我們現在的領悟,甚至我們英文詩集中的末了一首詩歌(譯註:中文詩歌里無此首)也是錯誤的。這首詩歌包含了啟示錄二十一章三至四節,那兩節說,‘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與人同在,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百姓,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從他們眼中擦去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先前的事都過去了。’這話是對誰說的?不是對信徒說的,乃是對聖城外新地上的百姓說的。但我們唱這首詩歌的時候,是對城外的百姓唱的麽?我不相信這首詩歌寫的時候,是為著城外的百姓寫的。這首詩歌收在我們的詩集中,實在使我困擾。新約聖經恢複本啟示錄二十一章三、四節的標題是‘新地上的百姓。’五至七節的標題是‘神在永遠里的眾子。’三、四節是對不信的人說的,他們是馬太二十五章三十一至四十六節綿羊的後裔。五至七節才是指神的眾子,一切的聖徒,就是借著重生而神聖的得救之人。這首詩歌一點沒有說到產業的事,也沒有說到生命樹、生命水的河、或生命的光。它說,‘神要從他們眼中擦去一切的眼淚。’(啟二一4。)我們信徒在新耶路撒冷那里,不可能有眼淚。在我們那時的語匯里,不會有這樣的辭。但城外的字典還會有這辭。這就是說,他們還會有眼淚。他們若沒有眼淚,就不需要人把他們的眼淚擦去。我不認為我們有誰從前唱這首詩歌,能辨明這是一首錯誤的詩歌。這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進入新耶路撒冷永遠生命的真正福分。神擦去眼淚,沒有悲哀、哭號、疼痛,乃是城外的福分,這里面並沒有永遠的生命。這些是給不信的、神所創造並恢複之人的福分。這些人是列國,不是神的眾子。我們是神的眾子。因著我們還是舊造,所以我們還有眼淚。然而我們一旦進入新耶路撒冷,就不再是舊造,也就不會有眼淚了。但是被恢複的列國還在舊造里。他們還會有眼淚。給他們的福分乃是神要擦去他們的眼淚。也許你認為這是親密的福分,若是神來擦去你的眼淚,這真是奇妙。這指明你從來沒有進入永遠生命的福分。永遠生命的福分不是擦去你的眼淚,乃是用另一種水來充滿你。若是你里面被活水充滿,就絕不會流出眼淚來。

雖然我們已經得著永遠的生命,但我們許多人不曉得這生命真正的福分是什麽,以及在永遠里,在新耶路撒冷里,永遠生命的真正福分是什麽。你要神擦去你的眼淚,但在新耶路撒冷里你不會有眼淚。等這本詩集再版的時候,我們要以一首積極的詩歌,論到神的眾子所要有分於永遠生命的福分,來頂替這首詩歌。

需要認識主恢複中生命的內在素質

這首詩歌編入我們的詩集,表明只要一點點疏忽,有的東西就能偷著進來。這就是為什麽我覺得需要緊急召聚你們大家,為什麽我接受這麽多不是長老的青年人來參加。我的確有負擔向你們陳明主在這些年間所給我們看見的。也許這可視為一部憲法,正如憲法管制了美國二百年一樣。我們的確需要一部管制的憲法,除去許多像這首詩歌這樣的東西。我確信寫這首詩歌的弟兄是懷著善意寫的。動機非常善意,但作品很可怕。這給我們看見,在我們的傳講和教訓里,我們也許在不知不覺之間就作了這樣的事。我們沒有察覺,我們在所謂的盡職事時造成了一些損害。然而,我們還以為我們的盡職很美妙,正如這首詩歌的作者以為他的作品很美妙一樣。有些教訓以同樣的原則出去了。它們不是在主恢複中之異象的內在素質上。損害還沒有造成,但‘生命的原則’變了,至終‘芥菜種’不會長成蔬菜,卻會長成大樹。它不會成為給人吃的蔬菜,卻會成為給惡事與惡人棲宿的大樹。

這就是為什麽我有負擔要有這樣一次聚集,使我們大家清楚主恢複中一切要緊的項目。我們必須警醒。我們不該僅僅當心別人,也該當心自己。我們不該以為自己可以了,自己保險了。我們都必須謹慎自己的傳講,自己的教訓,自己所謂的職事。我們必須問生命的原則有沒有改變。我們必須認識主恢複中生命的內在素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pherd661022 的頭像
shepherd661022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