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

 哥林多後書五章七節,馬太福音十七章三節,八節,五節末,哥林多前書四章三至四節,創世記二章九節末句(『分別善惡的樹』或作『分別是非的樹』),又十六至十七節。

 神創造人之後,就替人想到糧食的問題。生命的賜給,是生命的起點;但是,糧食乃是生命的維持。神在那裏造了一個活的人,就在那裏替人想,人應當怎麼樣,纔能彀活著。人不只應當活,並且應當活著;要人活著是藉著糧食,像人活著是靠著神一樣。(因為我們生活、存留都在乎祂。)所以你就看見,神在這裏用兩棵樹,來對我們說出一點寓意的話。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乃是一種寓言,給我們看見,人有兩種不同的糧食:人所以能彀活著,或者是藉著生命,或者是藉著分別善惡─或者說是藉著分別是非。創世記二章的兩棵樹,有許多人已經讀過;但是,我們所注意的是,這兩棵樹擺在這裏,是要給我們看見,人活在世界上,特別是基督徒活在世界上,是憑著兩種不同的原則而生活:人活著,也許是憑著是非,也許是憑著生命。有的人作基督徒,他生活的原則是以是非為定準;有的人作基督徒,他生活的原則是以生命為定準。

 所以,今天在這裏,我樂意為你們花一點工夫,在神面前來看這兩種不同的生活原則。甚麼叫作一個人憑著是非來活著?甚麼叫作一個人憑著生命來活著?有許多人,在他的生活裏只有分別善惡的樹。有許多人,在他的生活裏有生命樹。有的人在他的生活裏兩種都有。但是,神的話是告訴我們,喫分別善惡樹的必定死,喫生命樹的必定活。神也給我們看見,凡人藉著分別善惡樹來活著的,要失去他的地位;人如果要在神面前一直繼續活著,他就必須知道甚麼叫作喫生命樹的果子。

   基督徒兩個生活的原則

 在這裏,我願意在這兩個之外,再加上一個生活的原則,那一個生活的原則叫作罪惡。你能彀說,全世界的人,今天他生活的原則最少有三個:人或是憑著罪惡來活著,或是憑著是非來活著,或是憑著生命來活著。

 你也許要問:這是甚麼意思?意思很簡單。有許多人活在世界上,是隨從肉體的邪情私慾,他們本是可怒之子,受今世風俗的捆綁,隨從心中運行的邪靈來行事為人,他們生活的原則,是憑著罪惡來活著。(弗二2~3。)這個,今天早晨我不題。我相信許多人在我們中間已經脫離了罪惡的原則。在罪惡的原則之外,就是我們今天早晨所要看的,這兩棵樹所代表的兩個生活的原則。人作基督徒之後,有的人是憑著是非來活著,有的人是憑著生命來活著。

 我講到這一個問題的時候,我有一個假定,就是說,你們已經脫離了罪惡的原則,你們已經在神面前走前面的路,你們如果看,就能彀看見,有的人生活的原則,是憑著是非,是憑著善惡。請你記得,是非的原則,善惡的原則,不是基督教。基督教是講生命,基督教不是講標準;基督教是講生命,基督教不是講善惡;基督教是講生命,基督教不是講是非。今天早晨在這裏,有許多少年的弟兄,有許多少年的姊妹,當你接受主耶穌之後,得著新的生命之後,我告訴你,你裏面有頂希奇的一件事,就是:多了一個生命的原則。但是,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把那個生命的原則擺在一邊,而起首學習跟從是非的原則。

   甚麼叫跟從是非的原則

 甚麼叫作跟從是非的原則?我們行事為人,我們在那裏問一個問題,就是有一件事,我這樣作到底對不對?是不是?我這樣作到底是善的?或者是惡的?你在那裏問善惡的問題,你問你自己:我這樣作是是的呢,或者是非的呢?許多人在那裏考慮:這一件事,是善的呢,或者是惡的呢?許多人在那裏考慮:這一件事,我可以作呢,或者我不可以作?這一件事到底是對的,或者是不對的?你已經是基督徒,你就很仔細的考慮,然後你說,這一件事很好,是善的,是是的;你就去作,你就以為你這樣作基督徒是很好的了,因為你特別揀那些善的,特別揀那些對的,特別揀那些是的去作。

 但是,神的話是這樣說:『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因為你喫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7。)達到極點,還不過是分別善與惡;達到極點,還不過是挑選拒絕-挑選善的,拒絕惡的。這不是基督教。基督教不是有一個外面的善,有一個外面的惡,有一定的標準擺在那裏。我今天或者是挑選善,或者是拒絕惡,這不是基督教。這是舊約,這是律法,這是全世界的宗教,這是人的道德、人的倫理;這不是基督教。

   基督教是憑著生命

 甚麼是基督教?基督教是生命。基督教不是你在那裏問:這件事是對,或者不對。基督教是說,你作這件事,你裏面的生命怎麼說?神所賜給你的新生命,在你裏面對於這件事怎麼說?有一件事頂希奇,就是:有許多人所看見的,不過是一個標準─善惡的標準、外面的標準而已。但神所賜給我們的,不是外面的一個標準。基督教不是得著一個新的十條誡命,基督教不是得著一個新的西乃山,基督教不是神把該作不該作的幾條誡命掛在這裏。基督教不是問對不對,不是問善惡是非,乃是:你作一件事,你裏面有生命,生命覺得爬起來,生命對你說話,裏面覺得對,裏面有生命,裏面有力量,裏面有膏油,你知道有生命。許多的事,憑著人的眼光來看是對的,憑著人的眼光來看是是的,是善的;但是頂希奇,裏面那一個生命不響應,裏面那一個生命冷下去,裏面那一個生命萎下去。

 請你記得,神的話告訴我們,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是憑著裏面的生命,不是憑著外面的是非。世界的人,沒有得救的人,他們生活的原則達到極點的時候,不過是是非;如果你,如果我,生活的原則也不過是是非,就我們和世界的人一樣了。我們和世人不同的就在這裏:我們不是憑著外面的標準,我們不是憑著外面的律法,我們不是講人的道德、人的觀念,我們不是憑著人的批評、人的看法來看這是對的,或者這是不對的。今天我們只有一個問題,就是裏面的生命如何?那一個生命在我裏面有能力,是活著的,我就能彀作;那一個生命在我裏面是冷的,是萎的,我就不能作。我生活的原則是憑著裏面,不是憑著外面。惟獨這一個生活的原則是真的,其餘所有生活的原則都是假的。

 許多事情,人說是對的,我們也說是對,但是裏面怎樣?裏面不佩服。所以你就是作了,你沒有甚麼功勞;你不作,也沒有甚麼羞恥,因為所有的是在你的外面。乃是因為神的聖靈在你裏面運行的時候,你纔能看出甚麼真是對的。裏面有生命的,纔是對的;裏面沒有生命的,就是不對的。對不對,不是憑著外頭的標準,乃是憑著裏面的生命。

   生命的標準高過善的標準

 這一個問題解決了,你就立刻看見,作基督徒的人,不只是惡事不能作,並且連善事也不能作;作基督徒的人,只能作出乎生命的事。你看見在這裏有惡事,你看見在這裏有善事,你看見在這裏有生命的事。不是說,作基督徒要作善事和生命的事;乃是說,作基督徒不能作善事和惡事。神說,『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因為你喫的日子必定死。』善和惡是擺在一起,善和惡是在一條路上,生命是在另外一條路上。不只惡是基督徒所該拒絕的,連善也是基督徒所該拒絕的。在這裏有一個標準比善的標準還要高,這一個標準叫作生命的標準。

 我從前在這裏對好多少年的弟兄說過這件事,我今天再重複的說:我起頭纔事奉主的時候,我就起首脫離了惡事;但是,同時我就起首要去作善事。按人看是大進步了,不作惡事,要作善事。但是,難處在這裏:我在這裏要追求是非,甚麼事情要把是非講得清楚,如果是非講不清楚,就不能作。那時,有一個同工,年紀比我長,我們常常鬧意見。我們鬧意見不是鬧私事,乃是鬧公事,乃是公事公鬧。我心裏想,這件事是不對的,他如果作,我就要爭。但是,你怎麼爭,他也不聽,他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他比我大兩歲。我甚麼理由都可以爭,但我不能爭說,我比你大兩歲。這個我沒有辦法。我心裏不舒服,就到一位年紀大、在靈性上很好的姊妹那裏,把我所爭的事告訴她,請她評評看,是他對呢,或者是我對?她也不說對,也不說不對;她兩隻眼睛瞪著說,你更好是聽他的話。我心裏不舒服,我想:如果是我對就說對,如果是我不對就說不對;為甚麼說,更好是聽他的話?我問為甚麼緣故?她說,在主裏面,年紀小的應當聽年紀大的人。我說,在主裏年紀小的是對的,應當聽在主裏年紀大的是錯的人麼?那個時候,我是在中學裏讀書,從來沒有受過約束;我氣了,就說了這樣的話。她仍是笑笑的說,你更好是聽他的話。

 有一次有人要受浸,有三個人在那裏。我年紀最小,他比我大兩歲,還有一個姓吳的,比他還大七歲。我就想,你比我大兩歲,所以甚麼事情我都要聽你;現在他比你還要大,看你聽不聽他?好,後來我們在一起談,那知吳弟兄所講的他都不聽,怎樣講他都不肯聽;弄到末了他說,你們不來,我來好了。所以我想,豈有此理,如果能這樣的話,世界上沒有是非了。我就立刻到那一位姊妹那裏去,問她說,『現在有一件事是這樣,你現在怎麼說?叫我生氣的,就是他這一個人沒有是非。』她站起來說,『你到今天還沒有看見甚麼是基督的生命麼?幾個月來,你一直要說你是對的,你的弟兄是錯的,你還不知道十字架麼?你所爭的是事情對的問題,我所爭的是十字架生命的問題。』我在那裏所爭的是對與不對,我沒有看見甚麼叫作生命,我沒有看見甚麼叫作十字架。所以她問我:『你想你這樣作是對的?你想你這樣說是對的?你想你這樣告訴我是對的?以道理來說都是對的;但我問你,你裏面怎樣?你裏面的感覺怎樣?』我只得承認說,以道理來說是對的;但是以裏面的生命來說,實在是錯的。

 基督教的生活標準,不只是對付惡的問題,不只是對付罪的問題,也是對付善的問題,也是對付是的問題。許多事情雖然是是的,但是和生命不對,就是錯的。我那一天頭一次起首看見光,逐漸的看見,我活在神面前,是跟從生命的原則呢,還是跟從我所看見是非的原則?我分別一下,這是是的,我就作麼?所以,所有的事都是在這裏:一件事人說是對的,你也說是對的,樣樣都是對的;但是,當你要去作這件事的時候,主的生命在你裏面,是升起來的呢,或者是癟下去的呢?當你要去作這件事的時候,你是覺得有膏油的塗抹呢,或者是覺得萎下去?當你要去作這件事的時候,你裏面是越作越對的,或者給你看見是錯的?請你記得,生命不是憑著外面的是非來定規,乃是憑著裏面神的生命是剛強起來,或者是死亡來定規;是憑著裏面神的生命是升起來,或者是癟下去來定規的。沒有一個基督徒在這裏能彀說,這件事非常好,所以我能作;這件事很對,所以我就作。是要問主在你裏面怎麼說?主在你裏面給你甚麼感覺?裏面對於這件事有沒有喜樂?有沒有屬靈的快樂?有沒有屬靈的平安?這一件事斷定我們屬靈的道路。

 當我在貴橡(Honor Oak)的時候,有一個弟兄也住在貴橡,他也是從別地方來作客的。他對貴橡的批評多得很。他曾當過牧師,他也會講道;他知道貴橡有頂多屬靈的東西可以給人,但是他心裏不佩服。他碰著我的時候,總是說在他的地方是怎樣怎樣作的,但是在貴橡是這樣這樣作的,意思是他那裏比貴橡這裏好得多。我和他在一起兩三個月的工夫,我沒有聽過一個人講貴橡的話像他那樣的多。有一天,他實在說得太多了,我就對他說,你說貴橡這樣不好,你走就好了,為著甚麼還在這裏呢?他說,『原因是在這裏(心),因為牠(心)要在這裏。我每一次到房間收拾皮包要回去的時候,心裏就不平安。有一次我已經回去兩週,我還得寫信說,要再來。』我說,『弟兄,你有沒有看見這兩條路:一條路是在這裏是生命;一條路是你在那裏看為是的,或者看為非的。』他說,『許多次,不只一次,有的時候一天到房間裏去收拾行李三次;但是,每一次要走的時候,裏面覺得不要,裏面覺得不能。裏面覺得,他們作的就是錯的,但我走也是錯的。』神給他看見,如果在這裏有許多屬靈的幫助,你就只能在這裏遇見神。你看見,這不是看是或看非。神是用生命來管理祂的兒女。

   不是憑外面來斷定

 在神的兒女中最大的錯誤,就是許多人的是非,都是他的眼睛給他的;許多人的是非,都是他的背景給他的;許多人的是非,都是他多年來的經驗給他的;所以他不知道真的是,也不知道真的非。請你記得,基督徒的生活是憑著裏面的生命。許多人在神面前所有的,就是這一個外面的;許多人在神面前,就是按著外面的這一個來斷定事情的是非。但是,生命是另一件事。有生命的人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願意你們在神面前看見一件事:沒有一個基督徒可以在生命之外有一個斷定。裏面起來的事,就都是對的;裏面癟下去的事,就都是不對的。沒有一個人能彀在這裏說,我憑著外面的標準,來說一件事是對的或者是不對的。

 我記得我到了一個地方,那一個地方的弟兄所作的工也很好,神也實在用他們。你問我那一個工作作得完全不完全。我要說,不是頂完全,有許多地方可以再進步。他們曾很謙卑的問我說,你看有甚麼事情要改過,有甚麼不完全的地方?我就告訴他們說,某一點某一點要這樣這樣。他們問過一次、問過兩次、問過五次,但是,他們一點都不動。生氣麼?不生氣;愚昧的人就生氣,認識神的人不生氣。我所能說的不過是外面的標準;神在他們裏面所作的我不知道,我沒有法子叫神在他們裏面一定怎麼作。

 我到過一個地方,那裏的弟兄不傳福音,他們和我商量是不是應該多傳一點福音?我說,按道理來說,是該傳福音,他們也說是該傳福音。但是,希奇,神在這件事上不給他們生命。認識神的人,就要站在旁邊不說話。因為我們的道路是神的生命,不是是與非。這裏面的分別太大了。弟兄姊妹們,這裏面的分別太大了。許多人他們能看見的不過是說,我怎麼作是對的,怎麼作是不對的。但是,我們今天不是順著怎麼作對,怎麼作不對。今天只有一個問題:主的生命在你裏面是起來的,或者是萎下去的?那一個要斷定我們的道路。甚麼都是在這裏(心)斷定的。

   是要聽祂

 所以你看見,主在山上變化形像的時候,有摩西在那裏,是外面道德的標準;有以利亞在那裏,是外面人的標準。(太十七3。)你知道摩西是代表律法,以利亞是代表先知。律法的標準在那裏,先知的標準也在那裏。在舊約的時候,最會開口的律法和先知,神把他們的口封閉了。神對彼得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祂。(5。)所以今天基督徒生活的標準,不再在律法裏,也不再在先知裏。今天基督徒生活的標準,是在基督身上,就是在住在我們裏面的基督身上。所以問題不是我是與不是,乃是我裏面的生命給不給我過去。許多事情,你說可以作;但是,在你裏面的生命不給你過去,你就不能作。

   要作到神的生命滿足了纔彀

 我記得有一個故事,就是有兩個弟兄,都是基督徒,是種稻田的。稻田是要用水灌溉的。他們的田是在山腰上,別人的田是在山下。他們在大熱天,白天把田裏車滿了水,晚上去睡覺。但是,田在他們下面的人,就當他們都去睡了的時候,把圍著他們的田埂挖一個洞,使他們田裏的水都流到下面的田裏去。兩個弟兄第二天發現這件事,他們沒有說話,又把水車滿了田。但是,到了明天,他們的田裏仍然沒有水。他們又沒有說話,因為是基督徒,應當忍耐,就不說話,一連七天的工夫,一直這樣作。有的人就說,為甚麼不晚上守候抓住偷水的人,打他一頓?他們兩個不說話,他們忍耐,因為是基督徒。

 按人看,他們天天車了水,人把他們的水天天偷了去,他們一點不說話,並且不只是一天,他們走在路上應該很快樂、很高興、大得勝纔可以,因為他們是這樣的大忍耐。但是怪事,天天車水,天天讓人家把水偷去,天天不說話,而心裏還是不平安。所以他們兩個去問一個作工的弟兄說,我們不知道為著甚麼緣故,忍耐了七八天,還是心裏不平安;雖然我們基督徒應當忍耐,人偷就讓他偷,但是心裏總不平安。這一位弟兄很有經歷,他說,你們這樣作不彀,光忍耐不彀。你們應當去把那偷你們水之人的田先車滿了水,然後再車你們自己的田。你們去試試看,心裏平安不平安。他們兩個就說,好。所以他們第二天特別早起來,先把那一個偷水之人的田車滿了水,然後車自己的田。怪事,那半天給那偷的人車水的時候,心裏越作越快樂,越作越高興,等到自己的田車好的時候,心裏沒有事了。他要偷讓他偷,心裏很平安了。就是這樣過了兩三天,那偷水的人來賠不是,並且說,你們基督教真希奇,我也要去聽。

 這給我們看見,要說是非,這樣的忍耐是是,難道還要作甚麼?要說善惡,他們車水車了一天,是大熱天氣,不是普通時候。他們不是有學問的人,是種田的人,這樣作是是了,是善了,是對了;但是裏面不平安。因為我們是走生命的道路。是非的道路,是另一條的道路。人說是就彀了,對就彀了;但是神說,還不彀,是生命的纔彀。到那一個時候,裏面會產生喜樂,裏面會產生平安。這一個是生命的道路和是非的道路兩樣的地方。說起是非來已經是彀了,還要有甚麼?但是,神不是說是就對了,乃是要到神的生命滿足了纔彀。

 所以,甚麼叫作山上的教訓。馬太五章到七章怎麼說?沒有別的,馬太五章到七章就是說,作得是了還不彀,要作到這一個生命,神所給你的生命痛快了纔彀。這是馬太五章到七章,這是山上的教訓。山上的教訓不是說,如果事情對了就行了。人是說,為甚麼緣故,臉給人打一下,還要轉過來給他打?臉給人打了一下,不說話已經很好了,不罵已經是不得了了,涵養工夫很深了。但是神說,給人打一下,就低下頭來回去,裏面的生命不行,裏面的生命不彀;乃是當你這一邊的臉再轉過去給他打的時候,意思就是說,我裏面沒有恨的心,我不生氣,並且我裏面能彀再受同樣的待遇,那時候纔彀。生命是謙卑的,生命能彀把臉轉過來由人打。這是生命的道路。

 所以許多人說,馬太五章到七章難得很,我作不來。我承認說,馬太五章到七章不是你作的事。如果你要作,要你的命,你不能。問題是在這裏:你的裏面有生命;你也有這一個生命,生命告訴你說,你不這樣作不痛快。不管弟兄姊妹得罪你多厲害,你如果不能跪下去為他們禱告,裏面不痛快。忍耐不說話是好,但是如果不按著山上的教訓去作,裏面不痛快。所以山上的教訓沒有別的,就是告訴我們說,你怎麼作纔能叫你裏面神的生命痛快。當那個時候,神的生命纔痛快,纔覺得輕鬆,纔覺得平安,纔覺得快樂。所有的問題,是你所走的路是跟從生命呢,或者是跟從是非?在這裏,我們如果讀神的話,如果讀得彀清楚的話,我們立刻看見一件事,就是凡憑著是非的原則來斷定、來活出自己生命的,來作事、來為人的,都是錯誤的。

   裏面應當充滿了生命

 有的時候我碰著弟兄,他事情作得實在糊塗,按規矩應當好好的勸他一下,或者好好的責備他一下。你對你自己說,對於這一個人應該重重的、好好的對付他。你豫備好了,某人這兩天在這裏,我非勸他不可。你去了,你要叩門了,你問對不對?他事情作錯了,不勸他還怎麼作?你去了,手也舉起來要叩門了,但是,裏面癟了,手舉起來又放下去了。你問對不對?不是對不對的問題,是神的生命讓不讓的問題。許多時候,你去勸他,他也頂客氣,他說要聽神的話;但是,你裏面的氣癟了,越講越沒有氣,你回去要說,我錯了。你看見,勸人也錯了!所以問題不是善或者惡,是說裏面應當充滿了生命。

 再說一件事。前些日子,有一次我碰著一個很窮的弟兄。他窮得很,需要人幫助。在那裏,各方面都沒有人幫助他,所以我心裏覺得說,無論如何,我應當幫助他。剛剛好那個時候,我手裏也並不豐裕,所以我很犧牲的幫助他,好像說是過於我的力量的幫助。按規矩說是對的。我作了,應當快樂。但是,不知道甚麼緣故,要把錢拿出去(因為我已經答應他)的時候,裏面癟下來了,裏面說,這也不過是急公好義,不是生命;這不過是人天然的好義,不是生命;是你自己作的,不是神要你作的。我告訴你,我喫了兩三個禮拜的苦,雖然把錢給他,但是回去之後,還得低下頭來對神認罪說,你赦免我。

   行事為人要憑著生命的引導

 弟兄姊妹們,我告訴你說,我們在神面前的道路,不是善和惡的問題,乃是裏面生命的問題。那一個生命要你作,你所作的就有價值;那一個生命不要你作,你如果作了,就是好的,心裏還要受責備。基督徒不是因為犯了罪在神面前認罪而已;基督徒許多時候是因為作了好事而在神面前認罪。因為我們生活的原則,不是分別善和惡;我們在神面前,所分別的是生命和死亡的問題。有生命在我裏面的時候,生命高升的時候,我所作的是對的;生命不高升,我看不見有膏油塗在我身上,我不管作得錯、作得對,我要認罪,我要在神面前求神赦免。

 所以保羅說,我們連自己都不審判自己,審判我的只有神。(林前四3~4。)許多人不懂得林前四章是甚麼意思。這句話很簡單,你如果不知道生命就不簡單。如果有一個外面的是非,我們就很容易斷定我錯了,或者我不錯。他不憑著外面的是非,所以他只能說,我不論斷我自己;我雖然不覺得自己有錯,我也不能說我不錯,因為論斷我的乃是主。在審判臺前審判我的是主。另一面是生命在我裏面領導我。也為著這個緣故,哥林多後書裏說,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五7。)我們不是憑著外面的律法在那裏能彀斷定,能彀看見;我們是憑著主在我們裏面所給我們的引導。

 我們在神面前要學習這一個功課,就是永遠不要只作到是非的標準為止。我不是說是非的標準不好,的的確確是非的標準是好;但是,在基督徒身上這不彀好,基督徒的生活是超過是非。錯的事情是錯,對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對。如果憑著神的生命,祂在我們身上給我們看見,祂所給我們的要求,比人的律法所給我們的要求還要高。這樣說來,作基督徒很簡單,所有的事情只是說,神在我裏面怎麼說,自然裏面有光來照亮。請你記得,重生是一個事實,神藉著主耶穌基督住在我裏面也是一個事實,主自己一直在我們裏面彰顯祂自己。我們在這裏盼望能彀對神說,你施恩給我,叫我藉著生命樹來活著,叫我不藉著分別善惡樹來活著。我們要常常注意生命怎麼說?我是這樣說,生命怎麼說?你如果活在那一個原則上,我告訴你,你要看見,在基督徒裏面要有一個大改變。今天有許多難處的發生,有許多事情作不好,都是因為我們只有是非的標準,沒有生命的標準。如果有生命的標準,許多事情就都解決了。

   禱 告

 主阿,我們真是在你面前求你再說話。人是空的,人也不能作甚麼,我們只有求你施恩,叫我們在這裏能彀看見。我們每一次開口的時候,要斷定事情的時候,讓我們在你面前問你說,這是不是是非的斷定,或者是生命在我裏面的引導。主,讓我們看見屬靈的和屬肉體的不同;叫我們徹底的看見,裏面的亮光和外面的律法的不同。主,拯救我們脫離死亡的道路。主,我們活在分別是非上是錯的,讓我們看見分別是非是罪,分別是非是死亡,因為只有住在死亡裏的人纔能彀這樣作。住在生命裏的人,要受生命的引導,是生命在這裏引導。主,願意你在我們中間,叫這件事被我們徹底的看見。我們多次說同樣的話,我們還要說,真願意你的話不是空說的。叫我們知道甚麼叫作生命,甚麼叫作律法。但願你祝福這些零零落落的話。你憐憫,你施恩,帶領我們走前面的路。靠著主耶穌的名。阿們-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pherd661022 的頭像
shepherd661022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