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詩歌~有時偶是青天

詞:倪柝聲
曲:陳美秀
編曲、演唱:楊庭億

(一)有時,偶是青天,經常是有黑雲;   

      我曾偶然午夜歌唱甘甜,經常不發音韻;   

      雖然偶晴,但是經常是陰,迫我學習忍耐,   

      迫我不能不來尋求神心,神的喜愛。   

      有時四圍乾渴,清涼何其難得;   

      祢杖要打到多沉重、苛刻,方有可喝?   

      祢火要燒到多高熱、通紅,方算試煉完全?   

      祢手須刺多深,須紮多痛,方能吸出甘甜?   

(二)有時需要荊剌,方能顯祢能力;   

      我曾輾轉接近死亡、喪失、無眠、無食、無寄。   

      有時我須喪失我的所有,方能完全自由;   

      我曾莫名一文,未向人求,相信不憂。   

      有時也有爭鬥,弟兄反對弟兄,   

      誰都想要打出最重拳頭,誰都洶洶;   

      我曾閉戶謝客向祢唱詩,知道祢心最痛,   

      知道我的,不比祢的,損失,學習苦難交通。   

(三)現今已過一生,年日逐日飛滾,   

      安坐祢前,我聽“時間”步聲,使我感覺黃昏;   

      冷月在上正在逐漸虧減,此生也在折扣;   

      前面黑雲已經沒有幾片,大都落後;   

      我的將來正在將我已過割分;   

      每個消逝年日,正漸解開此生糾紛;   

      一切“可見”正漸下沉失光,“不見”正在顯露;   

      我的盼望正向上面仰望,我心與祂同路。   

(四)回顧一生境遇:日成月,月成年,   

      年成一生,一生來而又去,不久將到終點;   

      回頭來看起點,那個更甜?到底,是那朝霞?   

      還是落日?落日更近祢面!更近祢家!   

      我等祢的回來,我心已漸無能,   

      我眼已漸昏花,我將離開此生帳棚;   

      環山笑容正在招我安歇,我漸脫離纏累!   

      我的捆綁好像都在松解,我歸,我要疾歸!

請點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NGzUsb-dXQ

【詩歌背景】

1942年上海教會起了一場關於弟兄們聯合起來反對倪弟兄,將倪弟兄革除出教會的大風波。他不說一句話為自己表白,也不採取任何行動,來平息當時的局面或減少他所受的苦楚。再一次,他學習十字架的功課,憑著那活在他裡面的基督過釘十字架的生活。因著那一次的風波,他被迫停止他的職事六年之久。在那受苦的六年中,他沒有作什麼。他既未試圖恢復他的職事,也沒有試圖開始別的工作。他完全靜默,在神主宰的手下,學習十字架的功課。在那長期的試煉之中,他把自己完全限制於基督的死裡,經歷基督作他的生命。經過那六年漫長的黑夜,黎明破曉時,主在1948年藉著上海的一次復興,恢復了他的職事。   倪柝聲弟兄一生的事蹟很多,所寫的詩歌也不少。這首詩歌是他晚期作品中的最後一首詩歌,但最能說出並代表倪柝聲弟兄一生的事蹟,為他的一生描出了一個縮影。在1952年,當時的政治時局非常緊迫,倪弟兄甚至還沒有能夠為詩歌配上曲譜,就已經被秘密拘捕入獄。  倪弟兄為著主受過很多的苦難。他被人誣告,說他要作甚麼工廠,要作一種藥下毒在水裡害死多少人,又說他的私生活怎麼腐敗。別人控告他的時候,他就這麼坦然,一句話都不講。他在監牢裡所經過的艱難痛苦,實在是像他的另一首詩歌所說的「不受體恤,不受眷顧,不受推崇,不受安撫」。他的一生實在是「寧可淒涼,寧可孤苦,寧可無告,寧可被負」。倪弟兄一生最大的苦,不是沒有衣穿,沒有飯吃,他最大的苦是從弟兄姊妹那裡受的。往往一個服事主的人,他所培養的,所帶領出來的人,也就是日後鬥爭他最厲害的人;因為人是要前途,是要出路的。  因為倪弟兄是個有異象的弟兄,他就能夠『讓』別人去得著許多不能耐火的事物,他不跟別人爭名聲、爭富足、爭榮耀,就連友情、成功、讚美,他也不爭,任憑別人去得到許多的跟從者,別人的工作興旺發達、亨通,都跟他沒有關係。他心中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夠忠誠不變的跟隨主,一直到見主的時候。他為主在中國作了榮耀的見證,最後二十餘年的生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在獄中,人要他放棄信仰就能出獄,他從不屈服,直到他被主接去!監獄的幹部在倪柝聲枕頭邊的褥墊下是找到了一張字條,是用大字寫在一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紙上,寫的是:「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為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這是宇宙中最偉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