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弟兄,我們聽說您的得救非常具傳奇性,能否分享給我們?

我的父親是信主的,逢年過節,大家都要向祖宗牌位撚香磕頭,我的父親就公開說:「我的孩子是不給死人磕頭的!」所以,從小我就知道我是信主的,我也會禱告,小學、中學,我都在教會學校讀書,十七歲以後我就去從軍。

在民國39年來台灣以前,我是湖南省主席第四兵團總司令黃明仁的參謀,他是黃埔一期畢業的,我在國防部任職時認識他,當他就任第三兵團29軍的軍長時,他調我去當他的參謀長;共產黨攻下南京,他就投降了,我們其餘的人,就帶著軍隊逃出來。

到臺灣,有人就告我,說我當時並不願意從大陸出來什麼的,在39年7月23日,就有保密局人員把我從家裡拘捕去關了起來。那時的口號是:「寧願錯殺一千,也不縱容一人!」凡是被抓去的,幾乎都槍斃。7月25日清晨,我起來後,就想:我在這樣的處境裡,有誰能救我呢?除了神,真的沒有人能救得了我!誰是神啊?對!主耶穌就是神啊!神的靈在我裡面題醒我,要我禱告!那天,我就開始禱告,那時是「活命」要緊,我真是天天禱告、時時禱告;而且愈禱告愈有膏油,愈禱告,裡面就愈清楚!

後來,我從保密局押到軍法局的看守所。有一天,我看到有一個人身邊有一本聖經,我看他都不看,我就向他借,他就借給了我;我小時候看過聖經,長大了都不看了;那時,我借到了這本聖經,真是如獲至寶,我天天就是看聖經,有的地方看不懂,也不管,就是看;我可以從早上六點看到晚上十點,一口氣把五十章的創世記看完,我就是這樣看;從這裡,你可以看出我對主話的熱切,真是如飢似渴!另外,我又看了一本張郁嵐弟兄的「到底有沒有神」,這本書不知救了多少人,我看了非常阿門裡面的話,我對主也就沒有疑惑了。在我的記憶中,連續有三、四個月,聖靈在我裡面作工,我看見自己從小時候起所犯的罪,不管是對父母、對家人、對長官、對朋友、……,主讓我一一看見自己的罪,騙人的、說假話的……,主都光照我,我都承認這都是我做的,主光照到哪裡,我就認罪到哪裡,有時痛哭流涕,有時懊悔悲傷,有幾個月之久,過的就是這種認罪的生活,愈認罪就愈有平安,愈認罪就愈跟神和好。

有一次,我經歷了主的大能!那天,一個年約30幾歲的審判官,把我提到一間裡面擺著全是各樣刑具的刑房,一進去,他劈頭就問了我一個很特別的問題,他說:「黃明仁投共叛變,有人說,那份叛變的稿子是你寫的!」我說:「那是他的行政參謀寫的,不是我寫的!」他說:「不是!就是你寫的!」他一口咬定就是我寫的,我為了表示這不是我寫的,我就說了一句重話,我就說:「你就是把我槍斃了,我也不承認這是我寫的!這真的不是我寫的!」這句話激怒了他,他隨即「呯!」地一聲站起來,臉色鐵青,面露凶光,開始環視周圍的刑具,要找一樣用在我身上!我這時已經在心裡禱告,我跟主說:「主啊!他要打我!」就在這時,我裡面立刻出現了詩篇九一7:「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話才剛說完,我定睛看著他,我看到他的臉色不再那麼鐵青,開始有了一點紅潤,然後他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慢慢地、慢慢地坐了下來;從那時開始,他也就不再談這個話題了。我真真實實地經歷到主的大能,主真是厲害!

我七月被押,十二月時有一個會審,通常會審後二個月,結果就會下來,若是「死刑」,就不通知你,直接提你去槍斃,那時天天都有人被槍斃。我們的監房在二樓,刑場就在樓下,為了不要看到樓下行刑的情形,一有看守兵拿著槍來提人時,樓上的監房大家都忙著關窗了;所以一聽到關窗的聲音,我們就知道又有人要被槍斃了!在我會審後二月的一天下午三點鐘,監所的看守長親自帶著兩個兵,拿著槍來提人,來到了我的監門口,他點了我的名字:「劉雲楷!」我也嚇到了!這時,我渾身發顫!其他的監房以為又有人要被槍斃了,紛紛起來關窗,我耳邊聽到的是一片關窗的聲音!一個兵拿著手銬銬住我,另一個兵拿著槍頂著我;這時,突然聖靈的話臨到我,我就大聲地喊了出來:「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至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我這一喊,神的話一來,我就有了把握!我不再發抖!全人立刻進入平安!原來他們不是提我去槍斃,而是要把我押到別處去。這次的經歷,讓我深深體會:哪裡有主的話,哪裡就有真正的平安和把握!

凡是被關在裡面的人犯,哪一個不想為自己辯解的?我也是;我也想了好幾條為自己辯解的理由……,當我讀到路廿一:「人把你們交給會堂,並且收在監裡,又拉你們到君主和官長面前……,你們要心裡定意,不要事先預備怎樣分訴,因為我必賜你們口才和智慧,是一切敵對你們的人所敵不住、駁不倒的。」(12~15)當我讀到這裡,我也就不再去想那些辯解的話了。十二月份有一次會審,我是一名將官,是由五位將軍合審我,其中坐在中間的是一位上將,在會審我時,當初為自己預備辯解的理由,一條也想不起來,他們問了我許多,我也不知道為自己說了些什麼;當會審完,要簽字時,我還懷疑地問:「這是我說的話嗎?」書記官說:「這確實就是你說的,你怎麼說,我就怎麼記。」結果這次的會審,因審不出所以然來,不算數,要重新再審。預計六月時,有第二次會審,我依然信靠主的話,不作預備。在第二次會審時,聖靈在我裡面運行,以前所預備的辯解理由,居然一條一條全想起來了。這使我經歷到,當我把自己交託給主,不為自己預備時,聖靈就自己有了預備。這次會審完,我就得釋放了!是主讓我經歷這樣的環境,因為我的心硬,沒有這樣的環境,我是不會信主、愛主的!

當我出來了,我就想,我要去哪裡聚會呢?去長老會?講台語,聽不懂;去國語禮拜堂?聽聽覺得沒意思;這樣等了一年多。後來,我去一棟大樓辦事,人家就介紹我認識一位弟兄,這位弟兄在聽了我的陳述後,就說:你已經得救了,而且很清楚。他就說他在台北仁愛路42巷聚會,要我去試試看!我就依約去了。那時每月第一週是福音週,走到仁愛路42巷口,我看到張郁嵐弟兄打著大鼓,有弟兄們穿著福音背心在請客,我也被請進去。那天是張晤晨弟兄釋放路加十六章的信息。會後,帶我去聚會的弟兄走過來,問我的反應如何,我說,這信息對我已是過去的事了,我不爭、不搶、也不貪圖什麼,我也不……,他就說:「你下週三再來!」下週三我也去了;主日那天我也去了。主日那天的人沒有福音聚會多,我坐在中間:這時李常受弟兄進來了,我看他理個小平頭,穿著白靴、西裝;唱完詩歌,李弟兄就開始講話;哎呀!他一開口講話,就把我心裡的話全講出來了;我心想,這人怎麼這麼厲害,他講的話,全是我心裡的話!那時我聖經已讀了很多遍,我是對主的話滿了感覺,卻不會發表,而他說出的話,竟然全是我的感覺;不用說,第二週我又去了;第三週我就受浸了。

 

請問您是如何到淡江工作的?

很多人從大陸出來,都官復原職,呼風喚雨,重享權位;我想到自己十七歲當兵,而今四十歲,其間,人馬倥傯,真是吃盡了苦頭,消耗了我人生最精華的時光!到最後卻還被下在監裡,歷盡白色恐怖的折磨,要不是主親自把我從這樣的環境拯救出來,我真不知自己是否還能活著走出來!我裡面清楚地知道,我再也不會走「官復原職」的這條路了,我知道主要帶我走另一條人生之路!

我釋放後,有一年多的時間,我也沒找職業,也不發愁,也不急,我想反正我是有主的人。我就是讀聖經,將新舊約讀了好幾遍,因而紮下了根基。那時台北一會所可以借書報,我每次去,都借四、五本回來看,單單「屬靈人」就看了三、四遍,主的話愈看愈懂,也愈看愈愛。

後來,我就跟主禱告:「主啊!我也該做些事了,不然我要吃什麼?喝什麼?」主就給我感覺說:你要恢復你英文的能力!我就報名當時的「淡江英專」學英文。我有一個同學開打字行,我就到他那裡學打字。我是12月開始學打字,到3月1日學完。我3月3日又回到打字行練打字,我的同學看到我,就急著說:「你3月1日、2日為什麼不來?你快拿我的名片去見淡江英專的居浩然校長,他要我介紹教打字的老師,要男的,而且年紀要大一點的,你快去!」我說我必須回家換衣服以後才去(我穿著雨鞋),他還罵我:「機會稍縱即逝,還不馬上去,真是沒救了!」我那時就在想,這機會若是主預備的,明天去也不遲!第二天我去見居校長,一去到那裡,他就說:「就是你了!你明天就來上課!」就這樣,我進了淡江,而且一待就是23年半。這份工作是主自己安排預備的,感謝主!

教打字,很輕鬆,我只要上課前十分鐘把這堂課要教的內容交待清楚了,其餘就是他們自己練習的時間,他們自己練習打字,我看著就可以了,我就可以讀聖經了;每次讀得感動了,我就走到教室後面擦眼淚,然後回來再讀、再默想。在四十幾歲時,新約我已續了一百遍以上,舊約也讀了三、五十遍,我的課很多,所以我讀聖經的時間也多,這是主特別愛我,為我預備的啊!

 

劉弟兄,請您介紹一下您家人的情形好嗎?

我初得救時,我的太太可憐我才得釋放,想有一個宗教信仰也不錯,我讀經、聚會她都不管我,我知道她的心還在世界,她的意思是要我復職,回國防部去;但我的心已經跟世界斷絕了!及至信主四、五年,她看我專心聚會,她的心就反了,她不願意我去聚會,回來就鬧,我很困擾,也很受逼迫;我是負責弟兄,我的薪水交給她管,要拿出來奉獻,她都不肯,我只有暗中奉獻。我的第二個孩子那時才七歲,手指頭被蚊子咬了,成了白血病,送去中心診所時,白血球數是二萬九千,醫生說要住院,醫生說白血病沒藥治,就是去美國治也沒救;那時,我就跟太太說:「我出去借錢好住院,妳陪孩子,妳禱告吧!」她就點頭,真的禱告了。第二天,再驗血兩次,結果醫生來跟我太太說:「劉太太,妳的孩子已經好了,他的白血球現在是一萬,可以出院了!」她經歷到了主,就高興地信主了,八月間受浸。她在十一月三十日即因肝癌去世。在信主後,她悔改、禱告,在她離世前,我在醫院陪她,她連續說了三句:「感謝讚美主!感謝讚美主!感謝讚美主!」而後就安息主懷了,我深知她是清楚得救的,感謝主!

那時,我的孩子繼恩才七歲,剛入小學,他又弱又小,是主在看管他、保守他的,我常跟主說:「主啊!我幫你看管這些弟兄姊妹,你替我看管這個孩子吧!」他才八歲、九歲,晚上坐在方桌前唸書,他很乖也不吵,我出門聚會常是掉著淚出去的;等我回來,他已趴在桌上睡著了,我幫他脫衣服,抱他上床……,想到這孩子沒有母親,有時心裡就會難過,我父兼母職,要作飯、也要做便當;幾十年來,主也帶我過來了!

 

能否請您交通一下您是如何來服事淡江校園工作的?

我住學校宿舍,我調查過,這裡有好多是信主的,我不管公會不公會的,我就請他們到我家聚會,每週一次,我就講生命讀經,在教職員中,我們就有了聚會。

1958年「淡江英專」改制為「淡江文理學院」,有從各地來的弟兄姊妹,從那時開始,在我家就有晨更,後來人多了,就在校園裡晨更,四十多年來,從來沒有停過。這四十多年來,我不是沒生病過;但沒有說是病到不能起來晨更的。我的身體至今蒙主保守(今年九十歲),不是因為我是軍人身體好,而是你要愛主!為主所用!主就保守你,賜你健康、賜你平安!

在1958年淡江文理學院第一屆的學生有朱韜樞弟兄,那時,他約了三、四位弟兄姊妹,每天中午12:10至1點在我家吃飯,然後為福音禱告,我們就開始在教室傳福音,這樣以後每學期都傳福音。至1972年有了弟兄姊妹之家,就更有規模了。

說到我對淡江弟兄姊妹之家的帶領,前幾個月,在美國的弟兄們說,我有四十多年的經歷,要我出書,我覺得我沒什麼可寫的,一切方法、技術我都不大注意,最要緊的也是最關鍵的,就是:我真愛他們!我真關心他們!我真把他們當作自己親生的兒女看待!他們好,我就誇獎;他們不好,我就責備!如今他們也真愛我,真愛我這個老弟兄!歷屆畢業的弟兄姊妹還常與我有交通,像去年淡水召會買會所,需款2仟8佰萬,從淡江畢業的聖徒中,匯進來的款項,美金就有13萬多,台幣也有2、3百萬,合計也有6、7百萬,他們有的畢業多年,又身處各地,他們還能愛我!愛淡水召會!我覺得很安慰!很喜愛!

自1972年成立弟兄姊妹之家開始,我們統計過,住過弟兄之家的有168位,有22位曾參加全時間訓練;住過姊妹之家的有202位,參加全時間訓練的有33位。這些數目還未包括較早期的弟兄姊妹。我就是為淡江大學的弟兄姊妹活著,我將我的一生埋在這裡,時間久了,結果就顯出來了,根紮得深,就愈有繁茂的復活!

 

劉弟兄,能否請您交通一下您目前生活的情形?

我的內人離開我已四十年了,有時我也覺得孤單,撒但也常會向我說話,我馬上就回答說:「我有主同在!主不會撇下我為孤兒!撒但退去!」孤單的感覺馬上就過去了!

1982年為了買「姊妹之家A戶」,末期款的錢不夠,我將所有的存款積蓄全投了上去!我告訴弟兄姊妹說,我將一切都投上了,你們要看,若是我的生活愈過愈不好,我若餓死了,你們趁早趕快回家,不必信主了;但是,我若愈過愈好,你們若不信主、不愛主,你們就有罪了!事實證明,十八年來,我的生活愈過愈好,我還有了積蓄,我還能幫助人,我們若真的把自己擺給主,主就真的做我們的供應和後盾,這是我的見證!

主為我預備了這間套房,我搬來已六年了。三年多前,我在小廚房作飯,我就跟主說:「主啊!我真不願意再作飯了!」才沒幾天,就有師母打電話來,說:「劉弟兄,從今天起,你不用再作飯了,我們姊妹們商量好了,我們有八家人,每天輪流為您作飯,學生的弟兄姊妹也排了班,每天晚上有人會來拿飯菜,拿去給您,也順便陪您一同吃;與您一同有交通;吃剩的,隔天中午熱一下再吃。」就這樣,這三年來,我享受弟兄姊妹為我擺上的,實在經歷了肢體彼此相顧的生活。

 

能否給年輕的弟兄姊妹一些勸勉的話?

倪弟兄和李弟兄,他們的性格和聰明才智都是上好的,所以他們可以被主大用。我們常羨慕人家有堅定的性格,但性格是訓練出來的,一般弟兄姊妹都缺少這一項,都是性格不對、性格不緊!說要愛主,就要堅定地愛主,不要碰到為難就動搖了;當這個時候,你就要說:「撒但,退我後面去!我還是要愛主!」要遵從主的話,就是要死,也說:「死就死吧!」你有這個心就好了。主永遠不變,往往是我們變了,我們不堅持了,所以訓練好的性格實在要緊!

 

劉弟兄,最後也請您給年長的弟兄姊妹一些勸勉的話好嗎?

事實上,年紀大、活在召會時間長、沒離開召會的弟兄姊妹都是召會的寶貝!我們雖然年紀大了,肉體衰敗了、心思也遲鈍了;但主是作在我們的魂裡,不是作在我們的頭腦裡;我們的魂是更新變化過的,是不老的!所以,年長的弟兄姊妹不要懈怠!不要自暴自棄!我們還是要一樣盡本分,一樣在召會中盡功用,必須活在召會生活裡,不斷地吸收新的亮光;不亂發表意見,也不說胡話,我們的主是有夠用的恩典,來應付我們各樣的需要的。若說:「我老了,沒有用了!」這是看不起主在我們身上的工作!要知道,人愈老愈豐富!教會的負責弟兄應設置各種的聚會,讓這些頭腦清清明明的年長弟兄姊妹,發表他們屬靈的豐富,挖他們裡面的寶,使他們盡功用,將生命供應召會!

凡懼怕死的,就是不認識聖經,不信神的話!一個真正信神、也認識聖經的人,他是不怕死的!因為聖經上稱「死」為「睡覺」,林前十五章那裡,保羅更說:我們乃是要「改變」。是要由「朽壞的」改變成「不朽壞的」;「卑賤的身體」要改變成「榮耀的身體」;「舊造」要改變成「新造」!若你把「死」看成是「滅亡」,那是你天然的觀念,那是你不信神,也不認識聖經!所以,對於「死」,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如果我們在肉體還活著時,憑十字架的大能,來治死我們肉體的思想、情慾、愛好……;這樣,我們就不再死了;當復活時,我們的魂是更新變化過的,絕對是能復活的。若是我們的魂沒經過十字架,到死時,就會是一個大難處,必要在黑暗中後悔,哀哭切齒一千年了,這是可怕的。所以老年人要認神的大能,讓我們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過每一個「今天」的生活;如此,就不會在黑暗中渡那一千年,而能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何等的榮耀! (新竹 黃伍稚英)

 

以下是幾位弟兄姊妹作的見證

⊙在劉弟兄住在學校宿舍的時候,他說:「我的家就是你們的家,除了我的臥房外,所有的東西你們都可以用,客廳、餐廳、廚房、客房、冰箱、瓦斯爐、錄音機、打字機、……,你們可以隨意用;你們可以在這裡讀書、休息、吃飯。有時我不在,但我家的廚房門永遠不鎖,你們只要把門輕輕一推,就可以進來了。」我們這些弟兄姊妹,常常下了課,買了便當就到劉弟兄家,大家圍在一起吃飯、交通、享受主,那段甜美的召會生活,至今仍令人回味無窮!

⊙劉弟兄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建立我晨興的生活,那時他退休住在山下,每天風雨無阻地從山下走到山上的教室和我們一同晨興;走上來,要登上180級的「好漢坡」,想到劉弟兄那麼出代價地來,我每天清晨一睡醒,順理成章地就是去晨興,絕不給自己有藉口。

⊙不管是晨興還是生命讀經的聚會,劉弟兄說的話滿了亮光,很鼓勵人、造就人,滿了供應,也滿了吸引力,我都會自動地去晨興、去聚會。

⊙他是軍人出身,性格非常好,對我們滿了愛心,一如「嚴父慈母」,他會責備我們,也會以愛心勸勉我們,每次到他面前我就被點亮,所有的困惑和問題都迎刃而解。

⊙「我沒有為自己留後路!」他這樣說,他也這樣活!他肯把自己、把財物花在我們身上,為了買「姊妹之家」,他傾囊而出,把所有的積蓄全數拿出來奉獻,他完全依靠主生活,他就是這樣絕對!

⊙我是一個小姊妹,為了寫一封介紹信,他都親自跑腿,為我辦好,我非常感動!

⊙他帶領我們的方式很活潑,十幾年前,他那時七十多歲,還帶著我們去海邊游泳,也為我們安排無數次相調訪問的機會,令我印象深刻。

⊙劉弟兄雖然孤家寡人一個,但他不自哀、不自憐、不體貼自己,每當我軟弱退後的時候,看到劉弟兄的榜樣,心中就會重新燃起對主的愛,繼續昂首闊步,走主的道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pherd661022 的頭像
shepherd661022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