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如何按照主當前的恢復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一)

讀經:

路加福音十章一至六節,十九章一至六節、九至十節,約翰福音四章三至七節,彼得前書二章五節,提摩太后書四章二節,哥林多前書九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使徒行傳五章四十二節,約翰福音二十一章十五節,帖撒羅尼迦前書二章七節,羅馬書十二章一節,希伯來書十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

在本章裡,我們要來看如何按照主當前的恢復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我們要盡神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就必須顧到四個步驟。每個步驟都是必需的。第一步,要使罪 人得救,使他們成為活基督的肢體。換句話說,我們必須作新約的祭司傳揚福音。第二步,要有家聚會,不是在我們家裡,乃是在新人家裡,目的是為著保養顧惜他 們。我們傳福音時,必定會有新生嬰兒。所以,我們必須繼續照顧他們,作乳養的母親保養顧惜他們。第三步,要把這些新人帶到排聚會。排聚會中有交通、代禱、 彼此照顧、牧養和互相教導,這自然會成全這些新人,實行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二節所啟示的成全聖徒。第四步,這種成全的結果,乃是引導這些人申言。換句話 說,我們必須成全他們到一個地步,到一個程度,使他們能為主說話並說出主來,將基督供應並分賜到人裡面。這是建造基督生機身體的最高點,並且這要完成神按 著祂神聖經綸的永遠計劃。這四個步驟將給主一條路,成就祂所要的。

我要用四個辭分別概述這四個步驟:前去、餵養、成全和攀登。我們要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就必須前去、餵養、成全並攀登。帶領並引導所有的新人進入申言,的 確是攀登高峰。這樣作相當不容易,所以我們必須攀登。保羅在林前十四章所願望的,不僅是要有恩賜的人作申言者申言,乃是要每一個普通的信徒都申言。基於這 條盡新約福音祭司職分之路的啟示,我們都必須曉得,過去這些年,我們這些基督徒浪費了許多時間、精力,以及我們這個人。

根除老路,建立新路—給信徒同等機會,
作基督生機身體的生機肢體盡功用

去年,美國某個公會的一些帶領人開會交通到一個負擔,要在公元二千年福音化全球。那次會議的結論是他們缺少人力,儘管他們在美國擁有數百萬的信徒。這例子給 我們看見,大多數基督徒的功用都被抹煞了。現今基督教錯誤的作法,使他們都失去了能力。已過幾個世紀,基督教作了了不起的工作,為基督得著無數的人;但同 時他們的作法也抹煞了所得之人的功用。

嬰孩出生後,通常就具備一切正確盡功用的必須器官。新生嬰兒有聽的器官、說的器官、看的器官,但這一切器官都需要年日來發展。至終,這嬰孩會成為長成的人, 完全且正常地盡功用。他的所有器官和肢體因著得到操練,他就能看、聽、說、嗅、行走,並作許多其他的事。若長期不給嬰孩使用眼睛,他們就會成為瞎子。他們 的視力會變為無用,因為他們視覺器官的性能、能力從未得到發展。

一面,基督教得著數百萬的信徒;但另一面,基督教的作法卻扼殺了他們的功用,因為這種作法奪走信徒一切發展的機會。幾乎所有的機會都給了在神學院受過教育的 少數人。這種作法產生聖品階級,這聖品階級建立了宗教組織,使一般的信徒都成了平信徒,以致沒有機會操練,使他們的功用得著發展。美國是頂尖的國家,因為 她提供機會給每一個人。在召會生活中,人人都該有同等的機會。基督教的作法沒有給作為基督生機身體之生機肢體的信徒同等盡功用的機會。

按照新約,地方召會該有長老,但這些長老不是聖品階級。長老乃是監督(徒二十17、28),欽定英文譯本稱監督(overseers)為監督或主教 (bishops)。第二世紀時以格那提(Ignatius) 教導,監督(主教)高過長老;這錯誤的教訓帶來羅馬天主教裡主教、總主教、樞機主教及教皇 的宗教組織。這錯誤的教訓也就是召會體制中主教治會系統的根源。作監督的長老乃是帶領人的。所有的監督都是帶領的人。若不是這樣,召會就會因著沒有帶領而 成為無政府狀態。

在彼得前書裡,彼得說召會乃是神的產業,神已將這產業委託長老照管(五2 3)。召會乃是分配給長老作他們受託的資產,蒙神委託他們照管。長老乃是照管神產業的“看守人”。雖然他們是帶領的,但彼得囑咐長老,不要作主轄管所委託 他們的產業。長老不該作主轄管召會,反倒應當牧養神的群羊。召會中的長老只能帶領(不能作主),所有的信徒都該敬重並跟隨這帶領(帖前五12 13,提前五17)。

眾召會中長老的功用是絕對必要的,然而該給所有的聖徒同等機會,在聚會中說話、傳揚福音、餵養新人、照顧年幼的、成全聖徒等等。在一切事上,該給每位聖徒同 等機會。美國是頂尖的國家,因為有機會均等的政策。不僅如此,美國盡力要維持一種情形,使每個公民都在其中工作並生產。

一個人要正確地作一件事,就需要基本的教育。一個人要作木匠,就該完成高中教育,也要學習木工的手藝;若要作理髮師,就該完成高中教育,並學習理髮的手藝。在美國,人人有機會接受教育,高中教育甚至被看作義務教育。因此,美國是個強國。主恢復中的眾召會是這樣麼?在一切事上人人都平等麼?

五十七年前,我家鄉成立了召會,我是那裡的帶領人。從那時起,我看到許多事。這五十七年來,我一直在帶領中有分。按照我的觀察和領會,我未曾看見我們中間有 哪個召會給每個肢體同等的機會。我既參與眾召會中的帶領,有人希奇為什麼我不在我所勞苦的眾召會中,給聖徒同等的機會。我並沒有意思不給所有的聖徒同等機 會,但我們實行的那個系統不允許我這樣作。按我們當時實行召會生活的作法,我們不可能給所有的聖徒同等機會;這是因為路是錯誤的。

舉個例子說明錯誤的系統這件事,我們可以想想兩種政權系統。人也許談論民主,他們的政治系統卻可能是個獨裁系統。政權系統若是獨裁的,他們如何實行民主?這 是不可能的。在獨裁國家怎能按民主方式行事?獨裁國家的人民若要實行民主,就必鬚根除他們的獨裁系統,建立新的系統,就是民主系統。這樣,他們的國家就會 是民主國家,他們就可以實行民主。要實行民主,就需要把政權的原則、系統,完全改變為民主系統。照樣,要實行新約的祭司職分,就需要根除我們“獨裁”的老 路。

我們過去的傳福音乃是舊系統的例子,那並沒有把所有的聖徒都帶到福音的傳揚裡。在某一個時候,長老就安排要有一個福音聚會或特會,然後他們就指派一位被視為 傳福音者的好講員。也許聖徒會把許多人帶到這些聚會中,並且藉著這些聚會,有一些人得救受浸了。沒有人能批評這點。問題是這些作法成了我們傳福音的系統。在這福音聚會或特會之後,大多數的聖徒沒有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繼續實行傳福音。傳福音成了許多聖徒可有可無的事。

不僅如此,聖徒不夠在日常生活中註意福音的傳揚,他們只注意下次的福音聚會什麼時候舉行。一位弟兄可能對他的妻子說,“你知道召會什麼時候會有下一次福音聚會麼?我對我的老同學很有負擔,我覺得虧欠了他。下次有福音聚會時,我要把他帶來,叫他得救。”這是我們過去的作法,這作法已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我們傳福音的系統。用任何方法傳福音都是對的,但我們是在哪一種系統里傳福音?我們所作的可能是正確的,但我們所在的系統可能完全是錯誤的。

傳統傳福音的老路,“麻醉”了信徒關於傳福音的心思。大多數信徒沒有想到傳福音是每個信徒必須盡的義務。傳福音不僅是定期有大聚會,乃是信徒日常生活中天天 要作的事。所以,只有福音大會的系統全然是錯的。我不是說,有福音大會是錯的,但那系統必鬚根除。我們必須建立別的系統,使每個聖徒都能在其中作新約的祭 司,實行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

我們過去傳福音時可能沒有想過,為了傳福音,我們必須是祭司。福音不是由普通人傳的,乃是由祭司傳的。祭司乃是特殊的人,是與神非常親近,時刻接觸神的人。這樣的人與神乃是一,他接受神的話,所以他能向人說出神來。他能將神帶給人,也能將人帶給神。他必須將神帶給他的近親、鄰舍、同事和所有的人。

因著我們是祭司,我們向神必須有所獻上。祭司乃是將祭物獻給神的人。新約祭司獻給神主要的祭物,不是他的讚美或善工,乃是活的人,就是成了活基督之肢體的重 生罪人(彼前二5,羅十五16)。在神眼中,這些重生的罪人乃是活的祭物,屬靈的祭物。我們既是新約的祭司,就必須將這些祭物獻給神。我們怎能得著這些祭 物?我們該等召會決定舉行福音大會麼?那樣的聚會會產生一些祭物獻上,但這些祭物僅僅會由一、二位弟兄獻上。至終,我們其餘的人只在利未人的服事上有分。我們不是盡祭司的功用,乃是傳講的弟兄成了惟一的祭司。所以,這不是平等的。我們中間所有的“外行人”都需要得解放。我正在盡力解放所有的聖徒。

藉著登門探訪人傳福音使罪人得救

使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
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我們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首先必須藉著登門探訪人傳福音,使罪人得救(路十1 6,十九1 6、9 10,約四3 7)。我們需要使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使罪人得救乃是祭司的工作和生活。我們必須習慣、規律、時常地(提後四2,林前九22 23)拯救罪人,將他們獻給神作屬靈的祭物(彼前二5)。這必須是我們的習慣。就像我們每天規律地吃三餐一樣,我們必須規律、時常地傳福音。我們新約福音 的祭司,也是基督這葡萄樹的枝子(約十五5)。枝子的目的是要結果子。我們若不結果子,就證明我們沒有住在葡萄樹里面。我們是葡萄樹的枝子,就需要結果 子,叫父得榮耀(8);我們是祭司,就必須得新人,將他們獻給神作屬靈的祭物。

我們要有活而屬靈的祭物獻給神,使祂悅納,就必須去到人“海”那裡。主告訴彼得,祂要使彼得作得人的漁夫(太四18 19)。我們都需要作漁夫去得人。我們需要去到魚那裡。我們可能沒有去打魚,卻發請帖,散佈在“海洋”中,請“魚”來我們的福音聚會。我們沒有去打魚,卻 邀請魚到我們這裡來,我們這樣方式的勞苦並不合邏輯。我們必須去到魚那裡。

主耶穌是第一個漁夫。祂不是坐在諸天之上的寶座,要求魚到祂那裡去。祂乃是離開祂諸天之上的寶座,來成為人,為要探訪人。祂按照神新約所命定成為肉體的原 則,來成為人。祂這位大能的神,進入童女腹中,留在那裡九個月。這就是祂所經過的過程,使祂能來傳福音給我們。祂帶著神聖和屬人的兩種性情出生。祂成了一 位神人,活神並彰顯神。這位神人在拿撒勒住了將近三十年,似乎沒有作什麼。祂經過了這樣奇妙的為人生活,為要得著完成。祂三十歲時開始祂的職事。祂沒有建 築大會所或大教堂,也沒有發請帖邀請人來聽祂說話。祂乃是沒有聲望或學位的謙卑拿撒勒人,探訪了一村又一村。人希奇祂怎麼知道得這麼多,怎能這樣說話。

探訪人傳福音是神命定的路,這也是主耶穌所實行的。主從天上下來拯救罪人(提前一15)。祂帶著大能的救恩去探訪撒該(路十九1 10)。祂進入撒該的家,留在那裡,把撒該帶到救恩中。祂去探訪撒瑪利亞婦人,把活水帶給她(約四3 15)。祂特意從猶太去到撒瑪利亞,坐在井旁,等候這婦人來打水。祂探訪這婦人就是祂的“叩門”。叩門的本質就是去到人那裡遇見人。撒該是有罪的稅吏,撒 瑪利亞婦人是不道德的婦人。主探訪他們兩人,把救恩帶給他們。這該是我們的榜樣;我們必須去探訪人。

主也差門徒到人那裡去。祂差遣十二個門徒到城市、鄉村,去訪問以色列家迷失的羊,把平安帶給他們(太十5 8、11 13)。然後祂差遣七十個人到各城去,尋找平安之子(路十1 6),他們是父神在已過的永遠裡所揀選的。主耶穌告訴我們,我們如同羊羔在狼中間(3)。這就是說,我們必須犧牲自己。我們要盡福音祭司的職分,就必須到 狼那裡去,因為狼群中有一些平安之子。我們所得的平安之子,有一天會接我們到永遠的帳幕裡去(十六9)。今天我們探訪人該是很容易的。我們可以先去探訪親 戚,然後探訪鄰舍、朋友、同學。

全年總有二、三位新受浸者受我們的照顧

我們全年總該有二、三位新受浸者受我們的照顧。我們不該生太多新人,因為我們不能全都照顧得到。就好的一面說,我們必須“節育”。一位弟兄說,有一個月他的 福音傳得很好,因為他施浸了十二個人。然而,照顧十二個嬰孩的擔子,是超過一個人所能承擔的。一個母親若在一個月內分娩十二次,這對她來說是不幸的。我們 施浸了二、三位以後,就需要停止生出更多新人,好照顧這二、三位。我們若照顧他們,他們會正確地在生命里長大。

我們在新路上傳福音,必須控制出生率。就人性說,我們都傾向極端。一面我們可能不去傳福音,說叩門探訪人太難了。然而三個月後,我們可能很興奮地出去叩門, 在一個月內,給十二個人施浸。我們必須平衡。我們需要規律地出去傳福音,但我們也需要操練控制新的出生量。我們若在第一周施浸了三位,就該停止,然後一周 兩次回到受浸者那裡,餵養顧惜他們。我們需要多禱告,與主多交通,心思清明地回到他們那裡,藉著餵養幫助他們。作乳母的知道,她們需要一次一點地餵養嬰 孩。倘若我們各人每年生出兩位新人,召會的擴增就會非常好。

作母親的生下第一個小孩後,就學著怎樣餵養新生嬰兒。過去,我們可能不知道怎樣正確地餵養新人。我們不知道怎樣與新受浸者談話。我們沒有受過訓練,怎樣正確 地談話,餵養年幼的。我請求我們眾人都要放下老路。我們向人傳福音,他們得救以後,我們該禱告:“主,我該怎樣到這些新人那裡?我怎樣才能正確地餵養他 們?”我們需要為著照顧新人向主禱告。我們不該運用知識。我們在召會中可能已經十五年了,也許認為自己幾乎什麼都知道。然而,我們必須學習一無所知。新路 是生機的路。我們必須學習怎樣生機地餵養新人。

你們若探訪一位新得救的姊妹,她的丈夫逼迫她,你要怎樣餵養她?你要說什麼?你必須禱告、學習。一位姊妹也許有負擔向她祖父傳福音,她若到祖父那裡去跟祖父 說道理,就會失敗。她若向主禱告,向主敞開,也許會流著淚到她祖父那裡說,“親愛的祖父,我虧欠你。我已經得救多年了,但我從來沒有和你說到主耶穌。”甚至還沒有說到主,這位姊妹的祖父就被主摸著了。她的說話會叫她的祖父敞開來接受主。我們必須學習向主禱告,尋求那靈的膏油塗抹。然後我們能去說生命的話。這樣的說話乃是生機的餵養。

我不能告訴你要說什麼,但我能告訴你,路就是禱告,忘記你所知道的。你所知道的算不得什麼。那行不通。你必須禱告,好得著膏油塗抹即時的感覺,得著即時的、 新的發表,向你所要探訪的人說一些話。這樣,你所說的就是生機的、活的。你不需要說得太多。也許二十分鐘就夠了。不僅如此,不要嘗試解決他們的問題。你自 己既然都還有許多問題未解決,怎能解決別人的問題?你可以告訴新人:“我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因為我的問題可能比你更多。”這新人可能會問你怎麼作。你可以 告訴他:“除了向活的主禱告,我什麼也不能作。”這話乃是生機的餵養。你離開以後,這新人可能立刻禱告,這就是新人得著你餵養的證明。餵養新人,意思不是 你必須給他一篇演講信息、道理或一本小冊。我們不該倚靠這些事。我們必須學習怎樣生機。我們自己必須是生機的。

生機建造基督身體的路,開始於到人所在之處探訪人,藉著傳福音叫人得救。然後我們需要回到初信者那裡餵養他們。餵養他們,滋養他們,就是叫他們長大,而叫他 們長大,就是建造他們。新生嬰兒出生後,母親繼續餵養他,這餵養叫他得以長大。他的長大就是他生機的建造。我們若探訪新人,卻沒有把基督服事給他們,這會 叫他們挨餓,因此沒有長大,沒有建造。我們回去探訪新受浸者,需要用話奶餵養他們。彼前二章二節說,才生的嬰孩該切慕話奶,叫他們長大。我們若規律地探訪 他們,用話奶餵養他們,他們就會長大;因著長大,他們就會在基督徒的信仰上得著建造,得著堅固。

我們必須規律地在新人家中與他們一同聚會,直到他們在信仰上得著堅固(徒五42)。持續照顧六個月之後,他們也許就在信仰上得著堅固。他們未在信仰上得著堅 固之前,我們不該停止前去他們那裡。餵養他們就是餵養主的小羊(約二一15)。在約翰二十一章,主耶穌問彼得是否愛祂。當彼得說他愛主,主就囑咐彼得要餵 養祂的小羊。餵養小羊就是餵養嬰孩,那幼小的。象彼得這樣頂尖的使徒也受主囑咐去作乳母餵養小羊。

按照帖前二章七節,我們需要像乳母一樣,餵養顧惜新人。顧惜是以柔愛養育,並以親切的照料維護。顧惜新人就是使他舒適、快樂。作母親的把嬰兒抱在懷裡顧惜時,就使嬰兒快樂、舒適。在這樣顧惜的氣氛裡,嬰孩就能得著餵養。我們必須學習怎樣顧惜新人,使他們快樂、舒適。

我們也必須養育他們,並按照使徒保羅在羅馬十二章一節的囑咐,帶領他們將自己獻給神作活祭。小孩餵養一段時間之後,就成了少年。一旦我們把新人餵養顧惜了一 段時間,以致他們能長大成為“少年”,我們就需要帶領他們將自己獻給神作活祭。他們悔改的時候,我們將他們獻給神作屬靈的祭物。我們餵養他們一段時間之 後,必須帶領他們,請求他們,幫助他們,將自己獻給神作活祭。保羅在羅馬書的說話,乃是按著生命的成熟漸進的。他說到十二章的時候,以前是嬰孩的信徒已成 了少年人。所以,羅馬十二章有眾肢體都盡功用的身體生活。有人申言,也有人教導(6 7)。這身體生活能在家聚會中,與新受浸者一同經歷。我們需要帶新人進入羅馬十二章一節的經歷。

把我們照顧的初信者帶到排聚會

我們也需要把我們照顧的初信者帶到排聚會。我們把他們帶到排聚會,他們就自然有分於聖徒的交通、代禱和彼此相顧。在排聚會中,我們能彼此激發愛心,勉勵行 善,彼此勸勉(來十24 25)。在希伯來十章二十五節保羅說,不可放棄“我們自己的”聚集。這就是說,我們不可放棄我們自己的聚會。排聚會就是我們的聚會,是非常親切的。

在召會生活所有的聚會中,沒有別的聚會像排聚會那樣親切、實際而包羅萬有。排聚會包括交通、代禱、彼此相顧和牧養。倘若一個地方召會增長到大約兩百位聖徒, 五位長老就無法牧養所有的聖徒;他們作不來。召會生活實際的牧養,是藉著排聚會顧到的。在排聚會中,聖徒彼此認識,能彼此相助。這樣的彼此相助就是一種牧 養。

在基督教裡,排聚會寥寥無幾。有些人認為大會眾能分為許多小組,使得每個小組都成為信徒的敬拜小組。但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還是領會成他們需要以傳統和宗教 的方式來敬拜神。在他們傳統的敬拜裡,他們習慣由一位牧師帶領聚會。因此,他們來到小組時,沒有人知道要作什麼。我們中間不喜歡用“崇拜”一辭說到我們的 聚會,但我們來到排聚會中可能帶著一個觀念,認為我們該有傳統的崇拜。當我們以傳統方式聚排聚會,而沒有那靈、沒有生命時,就會令每個人失望。

我們不該以傳統禮拜的方式聚排聚會。我要舉例說明我說這話的意思。長老可能報告,某一個晚上我們都要有排聚會。一位弟兄可能對他妻子說,“不要忘了今晚七點半有排聚會。你最好早些預備晚餐,我好去聚會。”因著作妻子的不能與他一同去聚會,這位弟兄就帶著聖經詩歌自己去排聚會。他提早到達排聚會所在的家。這位 弟兄就坐在那裡等其他的人來。然後可能來了一位姊妹。因著這位弟兄不大認識這位姊妹,他們並沒有彼此交談,等待著其他的人來。然後另一位弟兄進來了。現在 是七點三十五分,他們三人還在等待著聚會開始。

至終,七點四十分的時候,長老中的一位進來了。長老感到攪擾,因為聖徒這麼少,聚會又還沒有開始。他既身為長老,就覺得自己必須作些什麼,所以他要聖徒唱一 首詩歌來開始聚會。這時,另一位長老進來了。第一位長老覺得很好,來了一位幫手。詩歌唱完後,第一位長老看著第二位長老,向他表示他該禱告了。第二位長老 禱告後,看著第一位長老,表示第一位長老該說些什麼。但第一位長老回望第二位長老,向第二位長老表示,第二位長老需要說話。最後,第一位長老對聖徒說, “今晚我們要來看《真理課程》。上週我們看了第四課,今晚讓我們接著看第五課。”我們可能認為這就是排聚會,但這乃是基督徒傳統、不生機的崇拜與敬拜。

我們剛開始提議要有排聚會時,幾乎所有的召會都有傳統方式的排聚會。那時排聚會的實行就像傳統的基督徒崇拜一樣。按這種傳統方式所聚的排聚會,聖徒並未釋放 他們心裡所有的。他們反而按照程序實行基督徒的崇拜。首先提詩歌,然後唱詩,接著就禱告,最後上課。我們心裡所有的,從未得著釋放。所以,我們只是在聚會 中表演而已。我們所作的並不真實;我們成了表演的人,戲劇中的演員。在這樣的聚會後,每個人都覺得我們僅僅有了一次崇拜。這樣的聚會只令人厭倦。聖徒甚至 可能不想回到這樣的聚會中,因為那裡沒有什麼享受,也幾乎沒有任何真實的事物在那裡。

現在讓我們想想聚排聚會正確的方式。在排聚會那天,排裡的一位弟兄早晨同著主開始他的一天。在一天當中他一直藉著呼求主名與唱詩歌,操練與主是一,活在主面 前。他回到家,甚至可能在吃晚餐時和晚餐後唱一點詩歌。他可能唱得荒腔走調,但他越唱越喜樂。晚餐後他告訴他的妻子,他要去聚會了。於是他邊唱著詩歌邊去 聚會。他開車去聚會時仍然哼著詩歌,有一個時候,他停下唱詩向主禱告。實際上,聚會在這位弟兄的家裡就開始了。他不是到聚會去參加聚會,乃是把聚會帶進聚 會的地方。

這位弟兄是頭一個到達聚會地方的,但他沒有停止聚會,他乃是繼續禱告。禱告的時候,一位姊妹進來,加入他的禱告。然後第三位進來,說到一些他對主的享受。這 是真正的排聚會。說話是交談式的,自自然然的。聖徒開始彼此交通之後,就有一些禱告,這些是彼此的代禱。由這代禱就實化了彼此相顧。 

這樣的聚會沒有固定的程序,乃是按著聖徒的需要而進行。聚會中一位年輕的姊妹可能說,“我兩個月前才得救。我聽你們有些人常常說到割禮。什麼是割禮?”這位 姊妹提出這個問題之後,每個人都有機會回答。倘若一位弟兄知道得多,可以多回答;另一個人知道得少,可以少回答。不管一個人回答問題多少,他所回答的,對 所有的與會者都是教導。一位年輕的弟兄可能說,“兩個月前我才知道,割禮是從亞伯拉罕的時代開始實行的,猶太人接著繼續實行這割禮。”這位年輕弟兄簡短的 教導,提供了一些幫助。然後另一位較年長的聖徒可以說,“割禮乃是預表屬靈的實際。割禮就是割除肉體。這是預表基督的十字架。基督的十字架割去、除去了我們的肉體。”另一位弟兄可以接著說,“今天這種藉著基督十字架的割禮,是藉著我們裡面的那靈得著應用。當我們在靈裡,基督的靈就把基督的十字架應用在我們的肉體上。”僅僅在短短的時間內,這位年輕姊妹的問題已經得著解答。眾聖徒的回答釋放了非常好的教導,與會者都領受了。

我們不該指定一個人作頭帶領聚會;然而聚會中實際上是有一位領頭的顧到聚會。假設有人問到割禮的問題,只有一位年輕的弟兄說,他所知道的,就是這實行是從亞 伯拉罕時代開始的。若沒有人說別的,就會造成聚會的虧損。必須有人“暗地裡”顧到這聚會。聚會中必須有人能說,割禮是預表基督的十字架,今天只有在靈裡我 們才能應用並經歷基督的十字架,作我們的割禮。但表面上,這人並不是領頭的。有時為了教導人,他會提出問題讓人回答。這種聚會就是基督徒在排聚會中的交 通。

排聚會可用以下的方式結束。一位姊妹也許提出,某位弟兄上週或這週沒有來聚會。她可能問有沒有人知道原因。然後另一位弟兄可能回答,他知道那位弟兄病了。在 這樣交通之後,眾聖徒可以為這位弟兄禱告,禱告之後,也許有兩位弟兄約好在聚會後,就去看望他。這樣,我們就能看見在排聚會中有照顧和牧養。

我們向眾聖徒提議實行的,就是這種真正的排聚會。這種聚會沒有形式,不是傳統的禮拜,乃是基督徒的交通,顧到眾聖徒一切實際的需要—物質的需要、屬靈的需 要、認識真理與認識生命經歷的需要。在這聚會中,有許多滋養、餵養、警告和為著成全的教導。自然的,這大約二十人的小排就彼此互相牧養。他們彼此認識,一 起長大。大約九個月或更久以後,這小排可能因著帶進了一些新人而增長到三十五人左右。那時他們可以考慮分為兩個小排。

這是聚排聚會的方式。這不困難,但我們必鬚根除老路,建立新路。排聚會不難實行,但每個人都必須是活的。基本說來,我們基督徒聚會的路,乃是在靈裡。我們唱 詩、禱告、代禱、照顧人,都必須在靈裡。我們基督徒聚集惟一的路,就是我們眾人都要在靈裡。我們若不在靈裡,希伯來十章二十四、二十五節怎能實現?要聚在 一起彼此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彼此勸勉,乃是藉著我們在靈裡。

成全聖徒,使他們能作職事的工作,
建造基督的身體

我們要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就必須成全聖徒,使他們能作職事的工作,建造基督的身體(弗四11 12)。成全聖徒,就是像父親一樣地勸勉並撫慰聖徒(帖前二11)。保羅先在帖前二章七節告訴帖撒羅尼迦的聖徒,他是乳母;然後在十一節他說,他是撫慰和 勸勉的父親。勸勉含示教導與懇求,甚至含示帶著責備、勸戒和警告的教導,但這不是不帶撫慰的教導。我們的孩子需要我們的撫慰。

成全聖徒也是按照使徒保羅的榜樣,或在公眾面前,或挨家挨戶教導聖徒,甚至三年之久,晝夜不住地流淚勸戒他們(徒二十20、31)。保羅在公眾面前教導聖 徒,必定是公開地在較大的聚會中。挨家挨戶也許是在小排裡。我們必須作這兩件事。首先,我們需要有較大的聚會,向人釋放信息以成全他們。我們也必須到他們 家裡,挨家挨戶的,象保羅一樣,甚至三年之久,晝夜不住地流淚勸戒他們。使徒保羅在以弗所建立召會以後,並沒有離開召會。他乃是探訪召會,有一次在那裡停 留了三年,或在公眾的聚會中,或挨家挨戶在聖徒家裡,作成全的工作。他不僅晚上作,白天也作。他甚至流著淚成全聖徒。在眾召會中,我們中間還沒有過這樣的 事。 

我們所有的人,特別是領頭的和同工們,必鬚根除老路,建立新路。我們必須在新路上操練自己。弟兄姊妹在照顧新人的事上,都需要作乳母,以及勸勉並撫慰的父 親。我們必須藉著聚會對他們說話,以成全他們。除了這些聚會外,我們還需要到他們家裡,挨家挨戶地探訪他們。我們需要探訪信徒,在他們家裡與他們一同有排 聚會。我們不該總是在我們家裡有排聚會。那樣我們就會使自己的家成了“召會”。最好是一周在我們家有排聚會,下週在別人家,第三週在另一家。

所有有恩賜的人—不僅使徒、申言者、牧人和教師,也包括傳福音者—都該有分於成全聖徒(弗四11 12)。傳福音者特別必須成全聖徒傳福音。傳福音者需要教導聖徒福音的真理。聖徒需要在重生、稱義、洗罪、赦罪和好的真理上受教導。傳福音者需要把這些真 理的不同與差別教導聖徒。

他們也該把傳福音的技巧教導聖徒。為要有效地去傳福音給人,我們必須學習許多事。我們必須學習正確地穿衣、梳頭。我們必須學習怎樣叩門,怎樣說開頭的話。聖 徒需要受教導如何接觸人,如何分辨人。在一九五四年台北的一次訓練中,我幫助聖徒分辨人,將人分為不同的類別。我們去探訪人時,必須認識人。人開始對我們 說話,我們就可以分辨他是愛錢財還是愛教育。我們怎樣對他談話,必須配合他是哪一種人。與我們談話的另一個人可能是慢的人。我們若急促地對他說話,就會得 罪他。為要有效地傳福音,我們必須認識人。新路會在召會生活中開拓許多新的園地,所以需要成全聖徒。

成 全人的目的,是叫所有一般的聖徒都能裝備好,作有恩賜的人所作同樣的工作,生機地建造基督的身體。今天只有少數聖徒能作職事的工作,但日子將到,人人都能 作同樣的事。對聖徒的成全,會幫助聖徒達到信仰上並對神兒子之完全認識上的一,達到長成的人,達到基督豐滿之身材的度量(弗四13)。聖徒要達到長成的 人,就需要養育他們。所以保羅說,他有負擔用全般的智慧宣揚基督,好將各人在基督裡成熟地獻上(西一28 29)。我們在基督里長大,至終要達到基督豐滿之身材的度量,就是基督的身體,基督的彰顯。這需要我們在愛裏持守著真實,我們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長到元首基督裡面(弗四15),叫召會得著生機的建造。

對聖徒的成全,也幫助聖徒不再作小孩子,為一切教訓之風所搖盪(14)。對聖徒的成全,使基督的身體本於元首,藉著兩班人:藉著每一豐富供應的節得以緊密聯絡在一起,並藉著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結合在一起,便叫身體漸漸長大,以致在愛里把自己建造起來(16)。成全聖徒會叫整個身體,整個召會長 大。

申言以建造召會作基督生機的身體

為 要按照主當前的恢復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我們也都需要申言以建造召會作基督生機的身體(林前十四3 5)。這需要藉著一些特別的訓練,在生命和真理上長大。我們需要一些訓練,訓練聖徒在生命和真理上長大;也需要個別指導聖徒,使他們能申言。這是面對面, 一對一的指導。為要申言,我們也需要在神聖之光的光照下生活行動。我們若是一直在光底下的人,能以認識神聖的事,我們就能申言。不僅如此,我們要申言,就 需要總是預備好,在與主不斷的交通中接受屬靈的靈感。我們需要認識神的話,需要在生命中長大,需要活在神聖的光中,也需要一直預備好接受神的靈感。這樣我們就能申言。

我們要盡新約福音祭司的職分,就必須每天早晨有一段時間與主同在。這時我們該禱讀聖經某一章的幾節經文。藉著這樣禱讀,我們會得著一些內在的感覺,這感覺可 稱為內在的靈感。然後我們可以寫下來,以提醒我們所得的靈感為何。我們需要從周一到週六,天天早晨都這樣作。週六晚上,我們可以把過去六天早晨所得的靈感 放在一起,寫成一篇東西,好為著主日早晨的聚會申言。

我 們該試著修改我們所寫的,使我們所說的不超過三分鐘。若是可能,最好請一位能指導的人,幫助你寫申言稿。甚至也可以兩位聖徒來在一起互相指導。他們甚至可 以操練彼此申言,使他們可以彼此改正。這樣我們就能預備好在主日早晨的聚會中申言。過去,我們可能不知道該說什麼,或怎麼說,但現今我們來到聚會中,能有 一些東西。林前十四章二十六節告訴我們,每逢我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各人都有一些東西。到了我們說話的時候,就可以按著我們所勞苦的來說。我們不該把所寫的 讀出來,乃該說出來。

起初我們所說的可能不很生機,但我們該藉著操練靈,一再地嘗試。這樣我們就會被帶到生機的情形裡,也會有進步。我相信我們會在兩件事上有所進步。首先,每天 早晨我們會與主有一段美好的時光,用幾節經文享受祂。我們禱讀這些經文的時候,會得到滋養,並得著一些靈感。這對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是非常、非常基本的。借 著這樣的操練,可以為我們立下美好的根基作許多事。這使我們能餵養年幼的,能到家聚會和排聚會去幫助人。不僅如此,當我們天天早晨在主的話中享受祂的時 候,我們自然就會得著建造而申言。其次,我們申言的性能會發展成為我們的才能。神造我們,賦予我們某種才能。神賦予我們的才能加上我們的教育,就給我們某 種性能。倘若我們愛主,讓那靈在我們裡面作工,那靈的作工會加在我們天然的性能上,產生屬靈的恩賜。結果,有些聖徒不僅能在主日早晨的聚會中申言,也能以 釋放信息的方式申言。他們會在申言上顯明為有恩賜的人。這樣我們中間的才能、恩賜就會顯明出來。一切的豐富就要被釋放出來,供應全身體。聖徒的才能、性能就會發展成為恩賜。

我盼望我們眾人都能接受在本書中所得著的交通,並付諸實行。我們需要記得,基本的事乃是我們要根除老路,建立新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