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目分享) 第六週 出埃及與過紅海

讀經:出十二37~42,十三1~十四31

 

週 一

 

壹、我們要對出埃及的意義有深刻的印象,就需要舊約中的圖畫以及新約中的話語:出埃及的意義

我們所要交通關於出埃及的點,都可在新約中找著。然而,我們若讀新約的話語,卻不看舊約中所陳明出埃及的圖畫,就不會有很深刻的印象。因此,我們需要看新約中的話語以及舊約中的圖畫。

我們藉著圖畫,常能比藉著言語更充分地領會屬靈的事。用新約的說法,出埃及就是從世界裡出來。然而,沒有出埃及記的圖畫,我們很難說出如何能從世界裡出來。談論這事而不參看這幅圖畫,也許會混淆不清。

一、在出埃及十二章二十九至四十二節、五十一節,有許多關於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細節:舊約的圖畫

關於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細節:在第十並末了的災害中,埃及人的長子,甚至牲畜中頭生的都被殺了。神為要完成對祂子民的拯救,就用大能的手征服法老和所有的埃及人,以致他們催趕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因著以色列人被催趕離開埃及,他們沒有時間帶有酵的食物。因此,他們純純潔潔的,沒有酵的離開埃及。耶和華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給了他們所要的。他們就把埃及人的財物掠奪了。

以色列人帶著他們所有的一切,絕對的從埃及出來。他們大大的得勝,以致有些不是以色列人的閒雜人,也願意跟從他們。在逾越節的晚上,神守望照護祂的百姓,為要將他們帶出世界,他們也藉著與祂一同守望並向祂守望,與祂合作。正當那日,耶和華將以色列人按著他們的軍隊,從埃及地領出來。

1 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不是自動自發或憑自己的能力;反之,出埃及是拯救的神所完成的:發起-拯救的神

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不是出於他們或憑著他們的能力。若是任憑他們,他們絕不能從埃及出來。出埃及是拯救的神所完成的。根據出埃及記的圖畫,神的救恩包括逾越節的一面和出埃及的一面。神的百姓守逾越節很容易,但要出埃及卻不容易。難處在於出埃及需要環境的配合。出埃及需要徹底地征服環境。以色列人能出埃及,是摩西和法老之間長期苦鬥的結果。出埃及之前有十二次交涉與十樣災害。這指明神拯救祂的選民脫離撒但霸佔的手和世界是不容易的。

所有的真基督徒都經歷過逾越節,但只有少數基督徒經歷過從埃及出來。這乃是因為他們環境中的某些方面還未被征服。如果我們的環境還未被征服,我們也許有逾越節,但是沒有出埃及。有些人聽見他們的環境必須被征服,他們就沮喪並想要放棄了。然而,即使放棄這件事也不在於我們;它完全在乎主。我們不該放棄,我們該與他合作。要從撒但霸佔的手和世界裡被拯救,我們需要神的手征服我們的環境。

a 出埃及需要徹底的征服環境;首先,神征服法老,就是霸佔以色列人的人,然後祂征服埃及人—29~33節。三面的征服

在末了的第十樣災害中,埃及人的長子,甚至牲畜中頭生的都被殺了。神作這事,以顯示祂主宰的權柄,就是祂對法老完全的主權、權柄和能力,以及祂對以色列人的憐憫。藉這末了一災,法老被征服了,不過只是暫時的。神為要完成對祂百姓的拯救,就用大能的手征服法老和所有的埃及人,以致他們催趕以色列人離開埃及。

b 主“用大能的手”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主的手救他們脫離法老的霸佔—十三314用大能的手

關於以色列人出埃及這段記載兩次告訴我們,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神的百姓蒙拯救不僅是憑逾越節羊羔的血,也是憑神的手。逾越節羊羔的血,拯救神的百姓脫離神公義的審判,但需要藉著神的手征服環境,拯救他們脫離法老的霸佔。這描繪全能拯救的神如何拯救祂的贖民,脫離撒但與世界。藉著基督作我們的逾越節,我們蒙拯救脫離神的審判;但藉著神征服的手,我們蒙拯救脫離撒但和世界。

c 法老和埃及人被征服到一個地步,他們催趕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十二3339,十一1法老的催離

法老和埃及人被征服到一個地步,他們實際上是催趕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埃及人無法忍受神的百姓再留在他們的國家。當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時,整個環境都被神征服了。每件事都為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而準備妥當。即使他們要留在埃及,環境亦不容許他們留下,除了離開之外,他們別無選擇。

當我們把這原則應用到我們的經歷中,就看見神進來征服撒但,一切與撒但站在一起的人和事,以及我們的環境。遲早我們的環境將鼓勵我們,甚至強迫我們從世界裡出來。我們若不願離去,世界將會把我們趕出去。只要我們留在世界裡,那些在世界裡的人就沒有平安。至終他們知道,唯有我們離開世界,他們才有平安,我們也才有喜樂。我能作見證,這就是我的經歷。我若嘗試回到世界,世界會求我不要回去。對世界來說,我離得越遠越好。世界要我們離開,乃是主大能之手的結果。

 

週 二

 

2 以色列人掠奪了埃及人的銀器、金器和衣裳—十二35~36掠奪-世界之物

儘管以色列人沒有時間豫備有酵餅,他們卻有時間掠奪埃及人的銀器、金器和衣裳。這指明在神的救恩裡,祂願意我們掠奪世界的財富。這不是搶劫,乃是長期作奴工延誤的、公義的報酬。埃及人給以色列人的銀器、金器和衣裳,不是要使神的百姓富有,乃是為著建造帳幕。帳幕就是神的見證,豫表基督與召會。今天召會就是神的帳幕,由基督和眾聖徒所構成。這樣的見證是用神百姓的奉獻所建造的。所以,埃及人的財富是來自神百姓的勞苦,並且是為著神的見證而花費。掠奪世界的財富,並非不義的從世界取得任何事物,乃是在世界勞苦,並將勞苦所得的,用於建造神的居所,神在地上的見證。這就是掠奪世界財富的意義。

3 “這夜是耶和華守望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42節:守夜-守望儆醒

這夜是耶和華守望的夜、是謹守的夜、儆醒的夜。神在觀察、注視那個情形;神正在作每件必要的事情,好拯救他們脫離埃及。在逾越節的晚上,以色列人有滿足、安息和喜樂,但他們沒有睡覺。神和色列人都是儆醒的。當神謹守並儆醒時,祂的百姓也是謹守並儆醒的。

a 在逾越節當夜,神守望照護祂的百姓,為要將他們帶出世界;他們也藉著與祂一同守望並向祂守望,與祂合作。神的守望

祂儆醒守望,以色列人也向耶和華儆醒守望。神儆醒並守望,為要將祂的百姓帶出世界。祂的百姓必須藉著向祂守望來與祂合作。以色列人必須儆醒,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從埃及出來。藉此我們看見,打盹的人或鬆散的人都出不來。我們若要從世界出來,就需要儆醒、守望並警戒。這就是在新約中警戒我們不可睡覺的原因。

b 我們要從世界出來,就該儆醒、警戒並留意—羅十三11~13上,帖前五5~7人的儆醒

羅馬十三11說,你們曉得這時期,現在就是你們該睡醒的時刻了。帖前五57說因為你們都是光明之子和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黑暗的。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其餘的人一樣,總要儆醒謹守。因為睡了的人是在夜間睡。

在新約裡囑咐我們不要愛世界。然而,我們可能以很膚淺的方式接受這話。在舊約中的圖畫指明,出埃及不該被認為是膚淺的。在出埃及的那夜,連神也儆醒並且謹守。從世界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樣的出來發生在一個儆醒的夜晚。神注視我們,而我們必須與神一同儆醒,並向神儆醒。我們出來的夜晚必須守夜,而我們必須儆醒。沒有這樣的守夜,無人能從世界裡出來。懶惰和睡覺的基督徒無法出來,只有那些儆醒、留意並謹守的人,才能從世界裡出來。神儆醒地在我們的景況中施行祂主宰的權柄,並且吩咐我們要向祂儆醒。然後我們的黑夜將要變成白晝,並且我們要從埃及被拯救出來。

4 神的百姓離開埃及,如同列隊出戰的軍隊(出十二51,十三18);神完整的救贖產生一支軍隊,為著祂在地上的權益爭戰(參弗六10~20)。離開-如同軍隊

出十二51,“正當那日,耶和華將以色列人按著他們的軍隊,從埃及地領出來。”十三18,“以色列人出埃及地,是列隊上去的。”以色列人是排成五人一行出去的。他們不是鬆垮垮地從埃及出來,乃是像一支軍隊前進。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不僅使他們與埃及的關係斷絕,使他們能走祭祀神的路,更使他們能進入美地,享受其上各種的豐富,使神能在地上建立祂的國,並建造祂的居所。

倘若我們要從世界出來,就不能鬆散。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該是嚴格、有條理並團體的。只有藉著團體地在軍中,我們才能列隊。我們不是與肉體和血氣爭戰,乃是與撒但和世界爭戰。我們打屬靈的仗,不僅需要主的大能,也需要神的軍裝。我們的兵器沒有效力,只有神的軍裝,甚至神全副的軍裝,才有效力。神全副的軍裝是為著基督的整個身體,不是為著基督身體上任何單個的肢體。召會是一個團體的戰士,信徒是這惟一戰士的一分子。只有團體的戰士才能穿戴神全副的軍裝,單個的信徒不能。我們必須在基督的身體裡打屬靈的仗,絕不能單獨作戰。

5 以色列人出埃及豫表信徒脫開世界—羅十二2,約壹二15~17豫表-與世分別

世界,撒但邪惡的系統,乃是神以外一切人事物的組合,包括世俗的事物,也包括宗教的事物。這撒但的世界,乃是由許多不同的世代所組成的,每一世代各有其特殊的形態、特徵、時尚、流行與潮流。我們若不棄絕現今顯在我們跟前的世代,就不能棄絕世界。

神造人在地上生活,是為了完成祂的定旨。但神的仇敵撒但為了霸佔神所造的人,就藉著人墮落的性情,在情慾、宴樂、追求,甚至對食衣住行等生活所需的放縱上,用宗教、文化、教育、工業、商業、娛樂等將人系統起來,在地上形成一個反對神的世界系統。這個屬撒但的系統整個臥在那惡者裡面。不愛這樣的世界,乃是勝過那惡者的立場。稍微愛這樣的世界,就給那惡者立場擊敗並霸佔我們。

a 以色列人與埃及斷絕,豫表信徒與世界斷絕—加六14斷絕世界

加六14節的世界,主要是指宗教世界。熱心宗教的人關心神的事,卻誤入歧途,表現錯謬。他們的宗教,已經成了世界。我們藉著基督的十字架,已經從宗教世界分別出來,使我們有資格活在新造裡。就我們而論,世界已經釘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論,我們也是這樣;這不是直接的,乃是藉著釘十字架的基督。

b 以色列人能走祭祀神的路,豫表信徒能跟隨主敬拜神—來十三13~15隨主敬拜

我們在靈裡享受得榮的基督,使我們能出到宗教的營外,跟隨被棄絕的耶穌。我們越在靈裡接觸這位在榮耀裡天上的基督,就越出到宗教的營外,就了卑微的耶穌去,與祂一同受苦。至聖所豐富的供應,使我們能走十字架狹窄又艱苦的道路,十字架的道路引我們進入在實現裡的國度,得著榮耀的賞賜。

我們既在召會生活中享受不變的基督作恩典,並且跟從祂出到宗教之外,就該藉著祂向神獻上屬靈的祭。首先,我們在召會中該藉著耶穌,常常向神獻上讚美的祭。在召會中,主耶穌在我們裡面歌頌父神,我們也該藉著祂在召會中讚美父神。至終,祂與我們,我們與祂,都在召會中,在調和的靈裡,一同讚美父。祂是賜生命的靈,在我們的靈裡讚美父;我們藉著我們的靈,也在祂的靈裡讚美父。這是我們藉著耶穌,獻給神最好、最高的祭,是召會聚會中極其需要的。

c 以色列人能進入美地,享受其上的豐富,豫表信徒被擺在基督裡,享受祂一切的豐富—林前一30,弗三8享神豐富

基督的豐富,就是基督之於我們的所是,就如光、生命、義、聖等,以及祂為我們之所有,並祂為我們所完成的、所達到的、並所得著的。基督的這些豐富,測不透也追不盡。

我們信徒乃是新造,凡我們在基督裡的所是和所有,都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自己。是神把我們放在基督裡,把我們從亞當裡遷到基督裡。是神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基督成了從神給我們的智慧,作為在神救恩裡三件重要的事物:()公義,為著我們的已往,藉此我們已經得神稱義,使我們能在靈裡重生,得著神的生命; ()聖別,為著我們的現在,藉此我們在魂裡漸漸被聖別,也就是在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裡,因祂神聖的生命漸漸被變化; ()救贖,為著我們的將來,就是我們的身體得贖,藉此我們的身體要因祂神聖的生命改變形狀,有祂榮耀的樣式。我們能有分於這樣完整且完全的救恩,使我們的全人─靈、魂、體─在生機上與基督成為一,並使基督成為我們的一切,這全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自己,使我們可以在祂裡面,而不在自己裡面,誇口並誇耀。

 

週 三

 

二、出埃及十三章一至二十二節裏關於出埃及的要點,都與屬靈的經歷有關:屬靈的經歷

出埃及十三章一至二十二節裡關於出埃及的要點,都與積極方面的屬靈經歷有關:神的子民從世界分別出來,目的是聖別歸耶和華。神的子民要聖別歸主,讓祂滿足,在亞筆月間的紀念日不可吃有酵餅。在出埃及的事上,神的百姓不僅需要主的吩咐,也需要主的帶領。主的帶領是有條件的;神的子民要有神的帶領,就需要分別為聖,有新的開始,過無罪的生活,並且在復活裡。以色列人把約瑟的骸骨從埃及帶進美地,乃是表徵復活。

因著可能與非利士人打仗,神就不領以色列人走直路進入美地,而走迂回的路。耶和華在他們前面行,日間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

1 以色列人分別為聖歸耶和華—2節:聖別歸給神

出十三章二節說:“要把一切頭生的分別為聖歸我:以色列中頭胎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是我的。”主只要求頭生的分別為聖,因他們是蒙救贖的。這表明凡是被贖的,無論是人,或是牲畜,也必須分別為聖。這個原則適用於我們在基督裡的信徒。因著我們蒙了救贖,我們也必須聖別。不分別為聖歸給主,就沒有人能從埃及出來。

a 神的子民從世界出來,目的是聖別歸主。聖別為目的

二節說到頭生的要分別為聖。這的確是表徵神的百姓從埃及出來特殊一面的屬靈經歷,指明我們從世界出來,目的是聖別歸主。聖別是我們的神一個主要的屬性。凡神所是的,都是聖別的。有分於神的聖別,就是有分於祂的性情,祂之所是的性質。

彼前一章十五、十六節說,‘照著那呼召你們的聖者,在一切行事為人上,也成為聖的;因為經上記著:“你們要聖別,因為我是聖別的。”’那聖者就是三一神─揀選的父、救贖的子、並聖別的靈。父重生了祂的選民,將祂聖別的性情分賜到他們裡面;子用血救贖了他們,使他們脫離虛妄的生活;靈照著父聖別的性情聖別了他們,把他們從不符合神性情的事物中聖別出來,使他們藉著父聖別的性情,在一切行事為人上成為聖的,甚至和神自己一樣的聖。

b 聖別是基於救贖:救贖為基礎

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時,滿足神公義、聖別、和榮耀的要求。基督的血為我們得到永遠的救贖,救贖我們脫離虛妄的生活。藉著基督為我們的罪成就平息,並將赦罪賜給我們,使祂能將神聖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裡面,以成就祂的定旨。

逾越節的羊羔豫表基督是我們的救贖主。藉著祂作我們的代替,我們蒙了救贖。然而,因著我們仍是不潔且天然的,我們不能成為一個活祭,讓神得著滿足;我們在分別為聖時需要基督作我們的代替。

(一)按照神聖的要求,所有蒙救贖的也必須分別為聖—12~13節。按神聖要求

凡頭生的,無論是人或牲畜,要蒙拯救脫離神的審判,都必須被逾越節的羊羔所贖。這裡,凡頭生的,無論是驢或人,要分別為聖歸神,都必須用羊羔代贖。這是因為驢和人在神眼中都是不潔淨的,不能獻給神使祂滿足。因此,驢和人需要再次代贖,才得以分別為聖。這表明我們天然的生命必須被基督頂替。為著得救和聖別,我們都需要基督作我們的代替。

成為聖別就是從神以外的一切事物中分別歸神。神使我們成為聖別的作法,是將祂自己,那聖者,分賜到我們裡面,使我們全人被祂聖別的性情浸透並飽和。對我們神所揀選的人而言,成為聖別就是有分於祂的性情,並使我們全人被神自己所浸透。

(二)救贖是為著神子民的安全,而聖別是為著完成神的定旨—羅六1922為安全定旨

義將我們引進聖別。我們若將自己獻給義作奴僕,並將肢體獻給義作兵器,基督─我們裡面永遠的生命─就有地位在我們裡面作工,用祂自己浸透我們裡面的各部分,使我們自然的聖別,自然的在我們的各部分裡為基督的滲透所聖別。

聖別不僅是地位上的更動,就是從凡俗屬世的地位,分別到為著神的地位;也是性質上的變化,就是藉著基督這賜生命的靈,用神聖別的性情浸透我們全人,將我們天然的性質變化為屬靈的性質。性質上的聖別,不僅是出於生命,也是歸結於生命,帶給我們更多的生命,使我們得享神生命的豐富。

2 以色列人是在亞筆月間出埃及—出十三4亞筆月起行

我們若要以基督作我們的代替,而分別為聖歸給神,就需要經歷亞筆月;亞筆月是一段期間,表徵我們整個的基督徒生活,在這期間我們享受新生命。

a 亞筆,意,萌芽,發芽;指生命的新開始。生命的新始

“亞筆”這辭的意思是萌芽、發芽。因此,這辭指生命的新開始。我們要聖別歸主,使祂滿足,就需要這生命的新開始。我們必須是萌發新生命的青綠麥穗。

b 神的子民要聖別歸主,讓祂滿足,就需要生命的新開始;在這個新開始裡必須沒有酵—6~7節,羅六4~519除酵的節期

在亞筆月間守一日為紀念,逢此紀念日,以色列人不可吃有酵餅。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那日是吃無酵餅的日子,也是一個紀念的日子。根據十三章三節,吃無酵餅乃是紀念、回想。紀念出埃及的方式乃是除盡所有的酵。因此,有三件事是在一起的:紀念日、無酵餅和亞筆月。

酵表徵罪惡或敗壞。在這生命的新開始,必須沒有酵。我們需要對付一切暴露出來的罪,我們絕不能容忍任何暴露出來的罪。如此吃無酵餅對主就是真正的紀念,真正的回想。凡接受基督為其代替而分別為聖,且有無罪生命之新開始的人,每天的生活都值得紀念。不蒙紀念的日子就是失敗的日子。願主拯救我們不必為著枉費的光陰而懊悔,就是為著沒有生命的新開始,也沒有徹底對付酵的日子而懊悔。我們藉著基督作我們逾越節的羊羔蒙了拯救之後,需要接受祂作我們的代替,為著嶄新、無罪生命的開始。凡接受基督為其代替而得以分別為聖,有生命的新開始,並除去一切暴露出來之罪的,每天的生活都值得紀念,永遠值得追憶。

3 以色列人把約瑟的骸骨一同帶出埃及—出十三19骸骨進美地

出埃及十三章十九節指明,以色列人把約瑟的骸骨一同帶出埃及。似乎奇怪的是,在提到亞筆月的同一章中也提到這些骸骨。表面看來,這兩件事之間沒有關係。亞筆月表徵青綠的麥穗,滿了生命;但是骸骨沒有生命。然而,我們應當記得,在聖經中,骨頭表徵不能折斷的生命,就是在復活裡的生命。因此,在出埃及十三章十九節中的骸骨與復活的生命有關。

a 骨頭表徵折不斷的生命,就是在復活裡的生命;因此,把約瑟的骸骨從埃及帶進美地,乃是表徵復活—創二21,約十九3336復活的生命

骨頭表徵折不斷的生命,就是在復活裡的生命。因此,把約瑟的骸骨從埃及帶進美地,乃是表徵復活,並指明那些有分於神國的人,不再是在血肉所表徵的天然生命裡,乃是在約瑟的骸骨所表徵的復活生命裡。

聖經首次題起骨頭,就是從亞當身上取出一條肋骨,為著產生並建造夏娃,與亞當相配。夏娃豫表召會是由主釋放出來的復活生命所產生並建造的。因此,骨頭是主復活生命的表號、象徵,這生命是什麼都不能毀壞的。主的肋旁被扎,但祂的骨頭一根也沒有折斷;這表徵主肉身的生命雖然被殺,但祂復活的生命,就是那神聖的生命,卻不能為任何事物所傷害、毀壞。這就是用以產生並建造召會的生命,也就是我們信入祂所得的永遠生命。

b 在神眼中,所有以色列人都死在埃及,並葬在埃及(出一6);因此,從埃及出來,實際上就是復活。復活的族類

在神眼中,所有以色列人都死在埃及,並葬在埃及。那是他們在逾越節以前的光景。埃及地是個大墳地,神的百姓葬在其中。所以,從神的觀點來看,祂的百姓在埃及就是枯骨。以西結三十七章中枯骨的圖畫,說明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光景;他們是枯骨,需要復活,並編組成軍。所以,從埃及出來,實際上就是復活。

 

週 四

 

c 從世界出來,真正的聖別歸主(十三2),以及有新的開始,過無罪的生活(4~7),這些都只能憑復活的生命來完成。復活的使命

約瑟因著信,臨終的時候,題到以色列族將來要出埃及,並為自己的骸骨留下遺命。把約瑟的骸骨從埃及地帶進美地,乃是表徵復活。枯乾的骸骨能進入迦南地,惟一的路乃是藉著復活。根據這幅圖晝,骸骨從墳墓取出,並帶進美地,是表徵復活的生命。

復活的原則適用於代替以至聖別的事上。根據加拉太二章二十節,我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們,乃是基督在我們裡面活著。基督作我們的代替使我們聖別,必須是在復活裡。沒有復活,神的百姓不可能從世界裡出來。正如在以西結三十七章中的以色列人是枯骨,在摩西的時代,他們也照樣是枯骨。然而,他們復活了,成為神的軍隊。這也應該是我們今天的經歷。

出埃及只能在復活裡完成。我們從埃及出來,不是藉著自己的能力或天然的生命,乃是藉著復活的生命。我們在復活裡分別為聖歸給主,蒙祂悅納並讓祂滿足。只有在復活裡,我們才能有無罪生命的新開始,因而有蒙紀念的日子。出埃及的每一方面都與復活有關。

4 “耶和華在他們前面行,日間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21節:雲柱與火柱

以色列人照著主的引導從埃及出來的圖畫,啟示主的帶領只有在我們符合祂的條件時才會賜下。。神的子民要有神的帶領,就需要分別為聖,有新的開始,過無罪的生活,並且在復活裡。然後我們就必蒙主引導並受祂帶領。

雲柱和火柱與約瑟的骸骨相題並論的事實,說出神活的帶領和引導與復活的生命有關。當骸骨行動時,神的引領就來到。出埃及十三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說,“耶和華在他們前面行,日間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這兩個柱子實際上就是一個。當夜晚來臨時,雲就變作火。但是當天亮時,火就變作雲。事實上,雲柱和火柱都是表徵神自己,主的帶領和引導,就是夜間在火柱中以及日間在雲柱中的主自己。

a 按豫表,雲表徵那靈;照亮的火表徵神的話;神所給即時、活的帶領,乃是藉著靈或話臨到的—林前十1~2,詩一一九105靈話的引領

按豫表,雲表徵那靈。神的靈臨到我們就像雲一樣。這裡的火表徵神的話,這話對我們乃是光。因此,神所給我們即時、活的引導,乃是藉著靈或話臨到的。當天空晴朗時,祂是雲;但是當天空幽暗時,祂就是火。當主在夜間作火柱帶領時,這柱子所發的光使黑夜變為白晝。如此以色列人日夜都可以行走。

b 雲柱和火柱象徵神自己,因為神是靈也是話,並且話也是靈—約四24,一1,六63,弗六17神靈話是一

雲和火都是神的象徵,因為神是靈也是話。不僅如此,話也是靈。那靈是神的話。那靈和話都是基督。主、靈、話乃是一,不斷地帶領並引導我們。我們明朗的時候,神藉著靈引導我們;但我們在陰霾的時候,祂就藉著話引導我們。神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話向我們顯明時,在我們的經歷中就成為靈。不論是雲或是火,神的引導總是一根柱子。在聖經中,柱子指力量。因此,神的引導是剛強的;它立得正直並支持重量。神藉著如此明確的引導來帶領以色列人。

(一)神、話、靈乃是一,日夜不斷的帶領並引導我們。為帶領引導

那成了肉體的主耶穌,在復活之後,藉著復活成了賜生命的靈。我們接受祂這位釘死並復活的救主時,賜生命的靈就進到我們裡面,將永遠的生命分賜給我們。靈是活的,也是真實的,卻相當奧秘,不易捉摸,叫人難以瞭解;但話是具體的。主首先指明,為了賜人生命,祂要成為靈。然後祂說,祂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這表明祂所說的話,乃是生命之靈的具體化。現今祂在復活裡是賜生命的靈,而這靈又具體化於祂的話。我們運用靈接受祂的話,就得著那是生命的靈。

(二)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白晝和黑夜並無兩樣,因為火柱所發的光,使黑夜變為白晝。黑夜變白晝

遮蓋以色列人的雲彩,豫表與新約信徒同在之神的靈。新約信徒接受基督作他們的逾越節之後,神的靈就立刻來與他們同在,引導他們奔基督徒的賽程,正如雲柱引導以色列人一樣。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白晝和黑夜應該沒有兩樣。事實上,我們基督徒在與主同在的生活中應該沒有黑夜。反之,我們的黑夜該變為白晝。若有一個黑夜沒有變為白晝,我們就失敗了。每當我們在黑暗中沉睡時,我們就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經歷黑夜。但我們一呼求主名,我們就蒙光照,黑夜也變為白晝。

 

週 五

 

貳、出埃及十四章一至三十一節描述法老最後的掙扎與以色列人過紅海:過紅海的描述

神給祂選民的完全救恩包括逾越節、出埃及和過紅海。逾越節表徵救贖;出埃及表徵從世界出來;過紅海表徵受浸。為著完成救恩的這三方面,神需要像法老這樣的人。法老一次又一次地掙扎敵擋主,抗拒祂的要求,不容以色列人去。但是法老愈掙扎,愈對帶進完成神救恩所需要的環境有説明。沒有他,就沒有所需要的環境、光景和局面。

照著神的命定和經營,在祂的救恩裡需要受浸,就是過紅海所表徵的。為了完成這一面的救恩,神沒有領祂的百姓從非利士人的領土直接進入迦南地。藉著雲柱和火柱,神領他們走迂回的路。祂領他們繞道而行,往南走並轉向紅海,似乎是走到死路。祂的心意是要用紅海為祂的百姓施浸,並且埋葬法老和他的軍兵。

一、神使用法老榮耀祂自己,並完成對祂所揀選之人所施的拯救—3~10節:神救恩的成功

出埃及記十四章四節說:“我要使法老的心剛硬,他要追趕他們,我便藉著法老和他的全軍榮耀我自己;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耶和華為著祂的榮耀使法老的心剛硬,法老和他的臣僕就向以色列人變心。法老被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漂流所引誘,認為以色列人漫無目的的漂流,就被誘使去追襲他們。

1 法老的反抗製造一種環境,使逾越節、出埃及、過紅海能以成功。藉法老的反抗

神的百姓從埃及出來是由於法老的幫助,法老被神用來達成神的百姓出埃及的目的。法老和埃及人若待他們很仁慈,他們就不會巴望離開埃及。但是法老壓迫以色列人,造成了他們出埃及的環境,然後使他們必須離去。至終,法老催趕神的百姓離開埃及。在過紅海的事上,神再度使用法老造成一個局面,使祂的百姓受浸。當以色列人在紅海中受浸時,他們把埃及的軍兵一同帶進水中。原則上,每當一個初信者受浸時,應該發生同樣的事。世界的軍兵應該被帶到浸池裡,並且埋葬在受浸的水中。

法老最後的掙扎,是豫表撒但和其世界在將要受浸之信徒身上的爭奪。當撒但和世界在初悔改的人身上爭奪時,我們不該失望。反之,我們該認識,這個爭奪將為悔改者有一次徹底的受浸而豫備環境。

2 同樣的原則,神使用撒但的反抗,完成對祂子民的拯救。用撒但的反抗

儘管我們恨惡撒但,神卻一直使用他。這由天的門仍然向撒但開啟,撒但在天上得見神的面的事實得到證明。神照著祂的方式使用撒但,為著完成祂自己的旨意。同樣的原則,神為著祂的榮耀使用法老,使法老和埃及人的心剛硬。神使用法老不僅是在災害的時候,也是在祂的百姓從埃及出來的時候。同樣的原則,神使用撒但的反抗,完成對祂子民的拯救。

二、以色列人因着信過紅海—22節:神選民因着信

以色列人因著信過紅海。起初他們完全沒有信心,神對摩西說話之後,他們自然而然有信心走進海裡。照樣,初信者受浸時,該受鼓勵運用信心,相信那位在受浸中運行的神。

受浸需要信心。信是由於聽,聽是藉著基督的話。信心並不是出於我們自己,乃是神所賜的。我們越轉向神並接觸祂,我們就越有信心。主是我們信心的創始者與成終者。我們越住在祂裡面,祂就越注入我們裡面,作我們的信心。我們乃是藉著活的神所運行這活的信心,經歷復活的生命,就是受浸復活的一面所表徵的。

1 在神對摩西說話之後(15~16),他們自然而然有信心走進海裡(參羅十17)。因神的說話

以色列人要過紅海,需要信心。但起初他們一點信心也沒有。他們看見前面是一片汪洋,後面是埃及的軍兵,就向耶和華哀求,並且向摩西抱怨說,“難道因為在埃及沒有墳地,所以你把我們帶出來死在曠野麼?你為什麼這樣待我們,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出十四11)雖然百姓沒有信心,但神一進來說話,信心就來了。雖然他們剛剛在埃及才目睹祂大能而神奇的作為,主也沒有因百姓的信心不夠而發怒。摩西是一個人,無疑地因這種光景而受到攪擾,耶和華就對他說,“你為什麼向我呼求?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行。你舉杖向海伸手,把海分開;以色列人要下到海中走幹地。”(15~16)當摩西領受從主來的這話時,以色列人自然而然就有信心過紅海了。

 

週 六

 

2 初信者受浸時,該受鼓勵運用信心,相信那位在受浸中運行的神—西二12初信的鼓勵

藉著過紅海,以色列人蒙拯救脫離埃及,並且被帶到一個自由的範圍裡。這是何等的救恩!原則上,今天我們的受浸也是一樣。這浸拯救我們脫離捆綁,並把我們帶進在基督裡完全的自由。歌羅西二章十二節說得很清楚,這事的成就是“藉著…神所運行的信心”。因此,我們給人施浸時,必須鼓勵他們運用對於神這運行者的信心。無疑的,過紅海是藉著神的運行完成的。當我們給初信者施浸時,我們自己需要有信心,同時我們必須幫助那些要受浸的人也有信心。初信者需要明白在受浸時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他們需要信心好進入浸水中,並且從其中經過。當每一個受浸的人都滿有信心時,真有何等大的不同!

三、法老和他的軍兵被了結並埋葬在紅海裏;這表徵在受浸中,撒但和世界受審判並被埋葬—出十四28,羅六3~4,約十二31,來二14撒但受審判埋葬

法老和埃及的軍兵被埋葬在海裡。這是受浸時,撒但和世界的權勢被埋葬的一幅清楚圖畫。埃及人在紅海裡被了結是一個事實。但這事實的意義乃是在我們受浸時,撒但和世界並世界的暴虐都了結了。當我們給人施浸時,我們必須告訴他們,在他們受浸被埋葬時,撒但和世界也要被埋葬。

魔鬼,蛇,引誘人墮落後,神應許女人的後裔要來傷蛇的頭。及至時候滿足,神的兒子就為童女所生,來成為肉體,好在十字架上藉著肉體受死,廢除在人肉體裡的魔鬼。這是要將撒但廢掉,使他歸於無有。因著這樣審判了撒但,就使掛在撒但身上的世界也受了審判。因此,主被舉起來,就審判了世界,也把世界的王撒但趕出去了。

四、過紅海是受浸的豫表—林前十1~2是受浸的豫表

林前十章一至二節,“我們的祖宗從前都在雲下,都從海中經過;都在雲裡,也在海裡,受浸歸了摩西。”這指明過紅海是受浸的豫表,這裡的雲是指雲柱,就是帶領百姓的主自己。在雲裡,表徵在那靈裡。在海裡,指在水裡。新約信徒是在水裡,並在那靈裡受浸的。

1 紅海的水被神用來拯救祂的子民,並把他們與法老和埃及分開—出十四30紅海的功用

就像挪亞方舟經過洪水一樣,過紅海也是受浸的豫表。紅海的水被神用來拯救祂的子民,並把他們與法老和埃及分開。當摩西向海伸杖,水便分開,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以色列人走幹地過了海。因為耶和華使埃及人的心剛硬,法老和他的軍兵追趕以色列人到紅海中。摩西遵照耶和華的話向海伸杖,“海水仍舊復原。”海水回流如故,埃及人就滅亡了。

法老和他的軍兵被淹沒並埋葬在海中。這表徵撒但和世界在受浸時被埋葬了。法老被埋葬在海中之後,他就了結了。他永不再掙扎,因他在神手中的用處已經盡了。以色列人因著過紅海,從法老霸佔的手中得了釋放,進入了另一個領域。但是法老,因他對神不再有用,就被了結並埋葬了。

a 以色列人藉著紅海蒙拯救,進入曠野,就是復活並分別的範圍,在此他們脫離一切的轄制和奴役,得以建造帳幕作神在地上的居所,而完成神的定旨—十五22為脫離轄制

以色列人的過紅海,豫表新約信徒的受浸。以色列人受浸歸了摩西,開始神聖的賽程,以成就神的定旨,就是進入美地,並建造聖殿,使神可以得著國度,在地上有祂自己的彰顯。這豫表新約信徒是浸入基督,使神能得著祂的國,有召會在地上作祂的彰顯。

b 藉著受浸,新約信徒蒙拯救脫離撒但和世界,進入復活和分別的範圍,在其中他們得以自由的建造召會作神的居所,而完成神的定旨—羅六3~5,徒二40~41,弗二21~22為進入復活

藉著受浸,我們浸入基督,以祂為我們的範圍,使我們在祂的死與復活裡,與祂聯合為一。我們原是生在亞當,頭一個人的範圍裡。現今藉著受浸,就被遷到基督,第二個人的範圍裡。我們浸入基督,也就浸入祂的死。祂的死將我們從世界和撒但黑暗的權勢分別出來,並且將我們天然的生命、舊性、自己、肉體,甚至我們整個的歷史,一併了結。我們就得救脫離這彎曲的世代,歸於神永遠的定旨和祂的喜悅。

在生命的新樣中生活行動,乃是今天在復活的範圍裡生活,並在生命中作王。當我們經歷正確的受浸以後,就在基督復活的樣式裡,繼續在祂裡面,與祂聯合生長。召會這神的家真實的建造,乃是藉著信徒生命的長大。長大與建造不是分開的事,因為身體的長大,就是家的建造。

2 神對祂所揀選之人完整的救恩,包括逾越節、出埃及和過紅海:完整的救恩

法老被神用來成就祂選民徹底、全備而完滿的救恩。他被用來提供逾越節、出埃及和受浸的環境。除了讚美神以外,神的百姓不需要再作什麼。讚美主,連法老末次的掙扎也有助於完成神選民的完備救恩!

a 逾越節豫表基督同祂的救贖,充分的拯救了神子民脫離神公義的審判—出十二12~13逾越節-蒙救贖

逾越節羊羔的血是為著救贖,救贖以色列人脫離神那死的審判。血開了路,使我們進入房屋所豫表的基督裡,保護我們免於神的審判。客觀方面的救贖,是叫我們在地位上脫離定罪和永刑。

b 要完全蒙拯救脫離法老的暴虐和埃及的奴役,以色列人需要出埃及並過紅海。出埃及-脫世界

以色列人在埃及法老暴虐下的情景,乃是世上墮落人類在撒但霸佔、奴役的手下,並在他黑暗的邪惡權勢下生活的一幅完整圖畫。埃及豫表滿了肉體享受的世界,把神的子民帶到埃及王法老所豫表這世界的王撒但的奴役和轄制之下。

以色列人藉著紅海蒙拯救,進入曠野,就是復活並分別的範圍;法老和他的軍兵被了結並埋葬在紅海裡。這表徵在受浸中,撒但和世界受審判並被埋葬。

c 新約信徒享受基督的救贖,蒙拯救脫離神的審判之後,還需要離棄世界並受浸—可十六16過紅海-進復活

信乃是接受奴僕救主,這不僅為著罪得赦免,也為著重生,叫信的人在與三一神生機的聯結裡,能成為神的兒女和基督的肢體。受浸乃是確認這個,一面憑著埋葬,藉著奴僕救主的死,了結舊造;另一面,憑著複起,藉著奴僕救主的復活,成為神的新造。信和受浸,乃是接受神完全救恩之完整步驟的兩部分。受浸而不信,只是虛空的儀式;信而不受浸,只是裡面得救,沒有外面的確認。這二者應當並行。此外,水浸該有靈浸隨著,正如以色列人在海(水)裡,並在雲(靈)裡受浸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pherd661022 的頭像
shepherd661022

基督與召會

shepherd66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